原来曾苍梧的脾气秉性那么奇怪,很有可能是因为修炼了鬼修。鬼修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听字面的意思应该是修炼和鬼怪有关的邪门功法。

  可曾苍梧怎么会学会鬼修的?

  这件事情的谜团,好像又在这个安逸风的身上。

  “我……我的确不知道。但是逸风哥哥,你会告诉我的对不对?”我凝视着安逸风的眼睛,被他逼到了墙角,他的刀剑直接就抵在了我的喉咙口之上。

  正常情况下安逸风的到是没法刺破我的肌肤的,所以只要他一用力,那么安逸风就能知道我曾经修炼过。

  到时候,我离真相的位置只会越来越远。

  我必须在他发现之前,从安逸风的嘴里面套出话来。

  安逸风的手颤抖了一下,眼睛里面依旧带着狰狞,另一只手死死的就把我摁在墙上,“我会告诉你,琼儿,我当然会让你死个明白。阴间的有修为的灵体全都是鬼修,修炼了会变得无所不能。但是人一旦学了,就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甚至沦落到畜生道。”

  “那你也鬼修了吗?”我咽了一口唾沫,假装十分畏惧的看着他。

  他忽然收住了刀,将我紧紧的搂在他肮脏不堪的怀中,低声的说道:“琼儿。我是影子城少主转世,我当然是鬼修,而且我的修为很强大。却被凌翊给废去了修为,为什么?因为他怕影子城造反,怕我回去一统阴间。”

  这个人,他还想一统阴间!

  安逸风的野心真是太大了,还好凌翊行事果决,直接就把他给做了。现在才少了那么多的麻烦,否则的话,谁也不知道安逸风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我都快被安逸风身上的味道熏得晕过去了,只能暂时屏住呼吸,然后尽量压住内心对他的厌恶,说道:“逸风哥哥,你放开我好不好。我……我快喘不过气了……”

  “琼儿,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在背后查我?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你竟然让我这样的失望……”安逸风的刀剑刺到了我的颈椎之上,冰凉的感觉让我的头皮发麻,浑身战栗这不弄动弹。

  但是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的,因为我身上的修为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遇到厉害人物,我可能还需要回避一下。

  但是安逸风这样一个身体孱弱的乞丐,我不知道自己该畏惧他什么。

  我在心里冷冷的笑着,伸手轻而易举的就推开安逸风。然后把他手中的刀子一把夺过来,扔在了地上。

  他怔住了,阴沉着面容没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匕首。

  少顷,我才缓缓的开口,一字一顿的说道:“逸风哥哥,你现在没有修为了,吃了上顿没下顿。你连我这样一个普通人都劫持不了。但我告诉你,我没有背叛你。我……我只是路过遇上了快递员儿牛叔,你不必急着杀掉他们。”

  话我已经说得很不客气了,如果不是为了查清楚真相,安逸风根本没机继续蛰伏在马老太太家里杀人害命。

  可我明白,快递员和那老奶奶的死,和我的仁慈和犹豫不决有关。我本来想慢慢的从安逸风身上查出真相,比较稳妥,更不会打草惊蛇,可换来的却是两条鲜活的生命离去。

  他一瞬间蹲下来,想去捡地上的匕首,却被我死死的就踩住了手背。他痛的浑身战栗大叫的时候,我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匕首,扔到了廊道的下面。

  这里是紧急逃生出口,所以平时没什么人,显得异常的安静。

  匕首掉下去,发出叮叮当当的带着回声的声音。

  “逸风哥哥,我只最后问你一遍,苍梧为什么会鬼修?我看你鬼修之后,并没有被发现,倒是显得正常,或者……你隐藏的很好……”我冷冰的看着他,脚尖用力的一踩,顿时就传来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安逸风额头上爆出了晶莹的汗水,汗水带着脸上的泥垢就这样流淌下来了,那种疼痛让他额角上的青筋暴起来了。

  都出了人命,我也没什么好和他虚与委蛇的。

  他却是邪恶的笑了,笑得很欢腾,“王琼,不得不说你的聪明都是表面的。我是什么身份,曾苍梧是什么身份,他这种卑贱的东西,能和我比吗?”

  我心里面一凛,冷然就说道:“原来是这样……活人不能鬼修,是会堕入畜生道。但你并不是纯粹的活人,你还是……影子城的少主,这么说怎苍梧的鬼修和你有关系!”

  他还是什么影子城的少主,一个鬼怪的后代。

  “不错他的鬼修是我教的,我让他拜我为师,我教了他一年的功法。还告诉了他,他父亲的死因,是因为你。”安逸风张开了大嘴,居然想要咬我的脚踝,被我一脚就蹬到了墙壁上面。

  他这一撞可不轻,整个人被撞到了墙上。然后就从墙上滑落下来,一口血就从口角流下来,整张脸变得苍白异常。

  他剧烈咳嗽的这血沫子从嘴里面突出来,却是伸手伸进了口袋里。

  我皱了一下眉头,以为他要拿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结果居然一把古枪。

  他靠着墙壁浑身就像抽去了力气一样,颓废的倒在地上,却是拿着黑洞洞的古枪对着我的脑袋,“琼儿,你……你既然要杀我,那我……那我只好也杀你了。其实我是舍不得杀你的,但是我不得不杀你……咳咳……”

  那把枪很像是我爸以前收藏的那把枪,象牙白的,还镶了金。枪的口径还挺大的,直接就对着我脑门。

  这种枪没什么威力,但是打中脑袋还是会死人的。

  我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功法,有没有刀枪不入的能力。子弹从弹道里打出来,我看着子弹袭击过来,条件反射就是侧身一躲。

  这里面可不是室外,子弹遇到了墙壁直接就反弹出去,在墙上留下了一道弹痕。我的视线刚顺着子弹反弹的位置看出去,就见到安逸风的脖子上鲜血狂流。

  我脸上大惊失色,心里面立刻想到不会这么悲催吧,安逸风一直苟延残喘都能活着。流弹能打到他?

  我微微一躬身,把安逸风的脖子给抬起来了,脖子上面是一个硕大的弹孔。弹孔内鲜血直流,子弹是穿过了最脆弱的脖颈,扎入气管当中的。

  一个人气管被打爆了,铁定是有死无生,比打中脑袋还严重。

  他就这么被我抬着头,眼睛一直死瞪着我,那都爆出了蜘蛛网一样的血丝了。嘴里面也在狂涌的着鲜血,想喃喃耳语,却连个准确的发音都发不出来。

  我却是一脸的无辜,我真没想过要杀安逸风。

  虽然他很可能就是杀害我大舅舅的凶手,可是我要从他的身上问出我小舅舅魂魄的下落啊,他就这么死了,我该从谁的嘴里问出真想来?

  还有我倒霉的表弟曾苍梧,他居然被带入了鬼修了。

  难怪他会欺负我儿子!

  原来在曾苍梧的心目中,一直都把我当做是杀父仇人来看,他古怪的冰冷的个性,全都是因为安逸风的阴谋诡计。

  我站在原地,看着安逸风的惨状久久的思考着发生的一切,这一切太突然了。弄得我措手不及,凌翊和上轩留他一条命,他没有被任何人杀死,反而是被自己开枪打出去,所反射回来的流弹击中。

  但是,他死了,难道就要断掉全部的线索吗?

  不行,不可以!

  我是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我心里面发着狠,也坚定过来了。事情的真相,是绝不能因为安逸风的死亡而结束,他就算是死了也得把所有知道的一切都给我吐出来。

  如果不是他,也许就不会死这么多人。

  我爷爷他虽然是个没良心的,也不算是什么无辜之人,却是我的亲人。他残忍的杀害炼魂,还有我大舅舅,曾苍梧的魂魄。

  “安逸风,你死后会变成灵体吗?会不会?如果会,你就快点死,然后告诉我,我二舅的魂魄在哪里!”我站起身来,用脚尖抬起他的下巴,冷冷的看着他。

  他气愤异常,大概是想骂我,结果加速了血液循环,一口血就喷到了地上。最终,安逸风身体抽搐着,翻着白眼就此厥死过去了。

  我上去探了探鼻息,已经没气了。

  这时候,我拧紧了眉毛,脑子里的确闪过了几个小时候他颇为照顾我的画面。手指颤抖了一下,不自觉的就觉得眼眶湿润了,缓缓的我就把他的眼睛给合上了。

  我心中忽然很想念上轩,他在哪里?他把这些事情都放手了,让我一个人去处理,难道不担心我吗?

  “逸风哥哥,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也许那一场车祸,我和你都始料未及吧。”我小声的喃喃了一声,就见到从那具倒下的尸体当中的确走出来一个透明的东西。

  那东西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力量,廊道外面的狂风一吹,就被吹到了角落了。那廊道的风一时有一时无的,弱小的东西就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让人觉得十分的可怜。

  这个样子的安逸风,比变成了乞丐还要可怜,而且还少了三分的戾气。

  我在原地观察了良久,并没有看到有什么阴差来索命。安逸风身份特殊,我猜安逸风的名字,未必会出现在生死簿的上面。

  我走上去,挡住了风口,淡淡的看着他,“把真相告诉我吧,我只要一走开,你就会被风吹走。到时候无尽的在天地间飘忽,也不是什么好下场。”

  那透明的东西好像是个人影,它的五官模糊,看不见。

  但是却能听见他的声音,“琼儿,你喜欢过我吗?”

  那声音飘渺似风,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倒是有一种询问和虚弱。我没有办法拒绝,站在原地看着他,“有过,不过那都是少女情窦初开的年纪所发出来的幻想。”

  “小心……小心上轩……他伤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为他而死。如过你不相信,可以去问问,那个女孩现在已经成人的孩子。叫……叫辰……”这个透明的灵体他虽然在墙角,但是还是会被光线照到。

  光线照到以后,身体慢慢的蒸发,变成了一丝一缕雾气一样的东西。

  等我反应过来,用身子去遮挡的时候,角落里只剩下一小片的灵魂残片。我弯腰捡起来,把它捂在手心里,异常的茫然。

  上轩的过去……

  上轩的过去我从来不在乎。

  谁没有过去呢?

  可是一个女孩为了上轩而死,两个人还有孩子,这就太奇怪了。孩子的名字好像是星辰的辰,至于姓氏,那也许会和龙儿一样,跟着上轩一起姓龙。

  龙辰?

  我觉得自己脑洞有些大开,顿时变得哭笑不得,我这都在想什么?姓安的随便屁话几句我就信了?

  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然后径直就回家拿了个药瓶子,把安逸风的残魂装进去。然后又把他的灵魂和我爷爷的傀儡娃娃放在一块,这片残魂应该已经没有任何意识,但是也是安逸风存在这个世间,最后一缕的证明。

  我打电话报警了,等待警方来的时候,我又给我姥爷去了个电话。电话里面说出了安逸风教导孩子修鬼,仇恨我们的阴谋,让姥爷想办法拖住道门的人。

  我一直在想,怎么样才能帮助苍梧,如果非要找一个人求助的话。那就只有上轩了,我拿着手机犹豫要怎么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的时候,警方那边的人已经来了。

  我低头发了条短信给上轩,把曾苍梧的事情简单一说,短信发出去之后还顺手给删了。我是怕警方看到我玩手机,开口要查我的手机。

  但是没想到,来的几名都是我学校的学长,而且都和我认识。

  他们见到我一个个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他们说我成了警校的名人。请假了一年多,但是学籍一直都在,而且科科期末都还有成绩,想回去就能直接就读。

  我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好事儿,心里面颇为疑虑,但是没多问。

  和警方录口供的时候,我说是发现乞丐住在马老太太家里面,所以乞丐就持刀和我在楼梯间里打斗。最后乞丐的刀被我夺了,却掏出一把枪要打我,因为没有瞄准所以子弹反弹回去把他自己打死了。

  几名小警察,拿着放大镜在廊道当中找到了两处弹痕,子弹是反弹了两次,最后一个角度刚好瞄准到了乞丐的脖颈处。

  尸体被拿去验尸了,我也被叫去录口供了。

  因为是命案,我身上还有多处地方沾染了安逸风的血迹,是被当做第一犯案嫌疑人来处理的。在派出所耽搁了很长的时间才被放出来,那都已经是半夜了,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我姥姥家。

  看到马路旁边有一辆计程车,顺手就给拦了下来。

  到了我姥姥家,没有我想象中喧闹的声音,反而是安静的离奇。我走进去,院子里面黑灯瞎火的,房间里面亮着灯。

  不过老远的走过去,却是听不见声音。

  走近之后,才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站房间的正中,掌心当中玉蝉旋转,一只手点着我姥爷抱在怀里曾苍梧的眉心。

  曾苍梧简直就已经不是人了,脸上的嘴变成尖尖的,还有胡须,身上长着一层黑色的毛,长长的老鼠尾巴。

  这是堕入畜生道,变成老鼠了?

  我姥姥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大,死死的就盯着。

  周围围了好几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他们也全都屏住了呼吸在看着,好像在观摩一场精密的手术一样认真。

  那个男子乍一看是个欧洲男子,湛蓝的眼眸有一种从云层上看天空的感觉,金色的头发直接就到了臀部。

  高挺的鼻子,就好像山峰一样的挺拔。

  唇很丰腴,立体而又性感,嘴角勾起一丝丝的笑意。

  我眯了眯眼睛,心中惊异了一下,恩?这个男人是个灵体?

  等到金发的男人缓缓的将抵在曾苍梧眉心的手指移开,才见到从他的指尖当中流淌出一股黑色的丝状的东西。

  那东西进入了他的掌心,慢慢的就变成了圆球状,最后变成了一只小巧的老鼠。小老鼠在他的手中跑来跑去,也挺好玩的。

  曾苍梧的脸上毛已经褪尽了,白皙的肌肤外露在外面,屁股上的尾巴也没有了。几个道士看到之后,纷纷是下跪磕头,“仙人……仙人啊……”

  仙人?

  我又打量了一眼这个金色头发的男人,他笑得十分的妩媚,身上还穿着淡紫色的道袍。乍一看还不觉得如何,可细细一看,真是骚气啊。

  曾苍梧被我姥爷抱去里屋,我姥姥也是跟着跪下,脸上的表情十分的虔诚,“多谢上仙救我孙子,多谢……”

  这种手段确实很高明,不过因为不太懂这些,所以一点顶礼膜拜的心态都没有。

  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凌翊?”

  “美女,我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能认出我来啊。”他笑着看着我,忽然一步之间就走近了我的身旁,鼻息一下就喷在了我的脸上,“我救了你表弟,你可别激动的以身相许,我可要不起你。”

  “是上轩让你来的?”我讪笑了一下,觉得凌翊的玩笑有点无聊。巨长有技。

  我不会喜欢凌翊这样的,因为我心里有了一个上轩,其他的男人是一个也装不下了。这个世界上,能差遣的动凌翊的,只有我老公上轩了。

  凌翊摸了摸下巴,然后抬起我的下巴,“你见到我难道都不激动吗?我应该长得比你想象中,要好看那么一点点吧?”

  他眯起眼睛的时候,眼睛好像带了淡淡的蓝光。

  这种美,那种异域的感觉,绝对是美的让人屏住呼吸。

  “别逗了,哥们,你长得怎样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喜欢男人,我……我喜欢女人。对了,还要多谢谢你,救了我表弟。”我顺嘴就把他的话给顶回去了,顺便还改了自己的取向来堵他的嘴。

  凌翊这下才变得有些哭笑不得,讪讪的松开我的手,“说不过你!是上轩让我来的,不过你可别喜欢女人。不然,他煞费苦心的安排,解开你最后的心结,全都白瞎了。”

  我觉得有趣,咧开嘴笑了。

  我姥爷出来以后,看着跪在地上的道人们,一脸好奇,“你们怎么都跪了?恩?快起来啊,我孙子没事,还要托几位的福。”

  我感觉我姥爷的好奇,还有他的感谢,全都是骗人的。

  几个道士发现自己跪下来没人理,也是苦笑了一番,才尴尬的辞别离去。我姥姥也从地上爬起来,非要留凌翊在家过夜,吃早饭饭。

  凌翊是来者不拒,抬腿就在我姥爷家的沙发上睡着了,那样子惬意的很。

  翌日,他起床以后,闻到早饭的味道,一边得意的笑着,一边就吃着我姥姥做的菜。

  我姥爷心情特别棒,一顿饭和凌翊两个人喝了两瓶的白干。吃饭的过程中,我也不提曾苍梧,开了几个玩笑,就把话题转到严肃的地方,“对了,忘了和你们说一件事。今天安逸风打算袭击我,最后被反弹的子弹给打死了。”

  我姥姥手里面的筷子一抖,掉在了地上,她叹了口气,没说话。

  安逸风是我姥姥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我姥爷曾经东床快婿的人选之一,气氛僵硬下来之后。

  凌翊咧了咧嘴,把嘴里的鸡爪子吐出来了,“安逸风那小子死了?那不是便宜他了,他灵体虚弱,离开肉身是要灰飞烟灭的。啧啧,这样上轩要得罪影子城了。”

  “什么影子城啊?看皮影戏的城吗?我记得之前,王府的花园里,那个筷子城,名字不就叫玄灯城吗?”我姥爷他喝了一口闷酒,有些醉醺醺的说道。

  我却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了,恍然间就明白过来了,玄灯城。玄灯城不就是影子城吗?那筷子城的事情,恐怕也和安逸风有关啊。

  当时没有查出筷子城建立的原因,我们就离开了四九城。

  现在想起来,才恍然明白过来,又是和安逸风有关。可是安逸风已经会飞烟灭了,只剩下残魂一缕,真相已经是问不出来了。

  这一顿饭吃完,我回我妈家,准备把龙儿带回了郊外的别墅里,和上轩团聚。回家的时候,警方搜查了马老太太的家里。

  找到了一只木头做的娃娃,本来要当做物证的,被我给托关系要回来了。我已经确信,那是关着我小舅舅的回魂娃娃。

  回到别墅以后,上轩依旧是站在窗边看着,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格外的明媚灿烂。我怀里面的儿子,那一见到他老爸就给认出来了,明明还很小,却是迈着小短腿就连蹦带跳的往楼上跑。

  上轩和宝宝团聚,居然用自己长出胡子渣的下巴去刮蹭孩子柔嫩的脸,弄得儿子一边笑一边求饶。

  他手里面抽的半只烟,被他摁进了烟灰缸,他一面搂着我儿子,一面问我,“恩?宝贝,都查清楚了?”

  “你特么都知道?”我皱着眉头,把包包往床上一扔,然后躺在了床上。

  他搂着孩子,就侧卧在我身边,“你说呢?宝贝,我不帮你,你会更感激我。所以,我老实在家里呆着,等老婆回来。”

  他说的好像很受气的样子,却是紧紧的搂住我和孩子。

  关着我爷爷的傀儡娃娃,还有我舅舅的回魂娃娃,以及那只小瓶子,都被我带回郊区的别墅里面。

  我舅舅只是被回魂娃娃束缚了,灵魂没被炼化,还好办,直接就给放了投胎就好。几只炼魂过后的傀儡娃娃,那只能先在客厅放着。

  上轩说,只有等他的徒弟星璇出关,才能想到办法。

  “奇怪,这年头徒弟比师父厉害的吗?”我皱了眉头好奇的问道,这个星璇是谁啊,上轩办不到的事情,他能办的到。

  上轩一向爱面子,这次却轻轻一“恩”,说道:“恩,徒弟比师父厉害。等苏紫,星璇他们出关,你就能恢复我们认识的记忆。到时候,你更迷恋我怎么办?哎……”

  他说的很无奈,我觉得我已经爱他爱得要死,不会还有爱比现在更强烈了吧?

  我眯了眯眼睛,搂着儿子,在他怀中睡着了,好像是梦到了苏紫和星璇两个人……

  ***

  十年后,我突然在清早起来,脑子如同炸开一样疼。

  记忆如同潮水涌来,然后就失去了全部的意识,我感觉好像是体内的功力太久没有修炼,然后在这一瞬间大爆发,要压垮我的灵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清醒过来,有个面容清秀,身材娇小的女孩将食指点在我眉心,我眨了眨眼睛看着她,“苏紫?”

  “王大妞!!!你醒了?我去,你终于醒了,你他妈想吓死谁啊!功力怎么突然就受不住了?要不是你老公及时找到我们,你就又要死翘翘了。”苏紫搂住了我。

  我还是有点茫然,因为记忆才刚刚开始融合,我的脑子在不断的适应。所以,她搂着我的时候,我走神了。

  我目光瞥向了落地窗的窗外,阳光下是居然有个白毛小子在乱跑乱跳,白毛小子身边跟着个小尾巴。

  那小跟班真眼熟,好像是老娘的儿子?

  

章节目录

鬼胎十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魔女雪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女雪儿并收藏鬼胎十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