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同时施法,三个人谁也看不到其他人的法术,一切似乎都未发生,整个世界平静如初。

  但它终究还是发生了变化。

  片刻之后,左流英轻轻吐出一口气,随后神情变得僵硬,脸上出现一条条裂纹,像是一根干枯的木头。

  慕行秋脑子里微微一晕,失去了所有法力,向下坠去,离地面还有数尺的时候,被一只手抓住,轻轻落下。

  那是一身道装的秦凌霜,比真幻之躯更像是当年的芳芳,慕行秋甚至能从她的目光中看到羞怯与兴奋,好像她的嘴里还缺着几颗牙齿。

  熟悉的感觉转瞬即逝,慕行秋后退两步,挣脱她的手掌,“你得到了左流英的法身?”

  秦凌霜点点头,“法身本来就不属于左流英,这是异史君在止步邦里造出来的,还记得吗?”

  慕行秋当然记得,但他在意的不是这件事,“他呢?”

  “被你的法术杀死了,魂飞魄散。”

  慕行秋向四周望了一眼,即使在最高层的世界里,魂魄也是无形无迹,“你刚才为什么要出招?昆沌呢?为什么还不露面?”

  秦凌霜露出微笑,“没有昆沌了,左流英就是昆沌,他们两个已经合二为一,咱们同时施法,你杀死了左流英,我杀死了昆沌。”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咱们都一样,在一道法术之中积蓄了最多的力量,立分胜负,你和我是胜利者。”

  慕行秋茫然若失,觉得一切都不真实,“不对。昆沌的法力那么强大……”

  “他的强*力都用来建造十一层世界了,在最高层,他也没剩下多少法力。也用不着法力,他以为没人能上来。”

  “可是你和我上来了。”

  “因为镇魔钟世界里的封闭法术失败了。这全是你的功劳。”

  慕行秋仍觉得难以置信,又退后几步,离得越远,秦凌霜在他眼里反而越清晰,“咱们退不回去了,是吗?”

  秦凌霜摇摇头,“没办法,规则如此。”

  “镇魔钟怎么办?”

  “让元婴解决这个问题吧。发现世界回缩之后,他们或许能想出办法。”

  “别再隐瞒了,告诉我真相。”慕行秋开始相信左流英的最后一句提醒:秦凌霜知道的事情比他预料得更多。

  沉吟片刻,她说:“元婴是前代道士转世。”

  “嗯。”

  “他们欺骗了昆沌,你将普通道士的魂魄送入轮回队伍的时候,在昆沌看来那都是服日芒道士。前代道士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是谁,也知道他们来不及长大和修行,因此只能从一开始就将昆沌骗入彀中。”

  “昆沌竟然看不出来?”

  “昆沌在拔魔洞里提升的只是法力,出来之后才开始学习世间的种种法术,所以他被蒙蔽了。有时候,法力会败给法术,就像你的祖师塔符箓。集法术之大成,也能向强敌发起致命一击。你的记忆本来有可能泄漏真相,可昆沌建议你不要太早找回记忆,等你终于找回之后,念心幻术已经强到可以保住泥丸宫。”

  “你早就知道这些?”

  “你高看我了,道士转世之后会丢掉绝大部分记忆,没人能告诉我这些,可是你一说起非元婴的事情,我就猜出来了。”

  慕行秋寻思了一会。疑惑解开了,心中却仍然没有胜利的喜悦。“咱们得想办法回到真实世界。”

  “没有办法,你的法力已经消失。我的法力所剩无几,除非咱们重新修行,在这个世界里取得更多法力之后,或许有办法下降。”

  重新修行不知要花费多长时间,慕行秋摇摇头,心里仍然不踏实,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个想法,“错了,咱们都错了!”

  “怎么了?”秦凌霜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昆沌根本不在这里,你刚刚杀死的不是他!”

  “难道还有更高一层的世界?”

  慕行秋将自己一层层上升的情景回想了一遍,终于明白问题在哪,“规则,至宝世界的规则是只能升不能降——所以昆沌躲在最下面一层的祖师塔世界里!那是唯一比真实世界还低一层的地方,我曾经进入过,却没有在意……”

  慕行秋的心怦怦乱跳,“只升不降,咱们都中计了。”

  秦凌霜想了一会,“或许你猜得没错,但是咱们已经没有办法,规则就是规则,除非咱们拥有比规则本身更强大的力量。”

  “那没用,力量只会将让咱们与昆沌离得越来越远……啊,我明白昆沌的用意了,他也不能超越规则,所以必须留在最底层世界,只有这样才能放出一个又一个的上升者,他们会进入真实世界,鼓励大家继续上升……”

  “这倒真是一个妙招。”秦凌霜终于完全相信慕行秋的猜测,“这样一来,真实世界会不停地向上层世界输送新的修行者,争斗不断、推阵出新,连至宝的掌控者也会一代代更换,以此保证平衡,也保证最底层世界的安全。”

  “咱们必须下去。”慕行秋有些激动,“镇魔钟世界里的元婴法术根本就没有意义,不管成功与否,都不影响昆沌的计划,前代道士骗了昆沌,昆沌也骗了他们!”

  慕行秋急躁地来回踱步,突然停下,伸出右手,“我还有第十道法术,弱不禁风,正好能用上,没准能够降到下方世界,可是我没有法力,需要你帮我。”

  秦凌霜沉默了一会,说:“这样不好吗?”

  慕行秋一愣,“当然不好,昆沌会不停地派出干扰者,在这十一个世界里,上层的十个世界永远混乱不堪,只有昆沌能够享受平静。”

  “不只是昆沌。”秦凌霜平静地说。“还有这里,咱们既然猜到了他的计划,就可以加紧修行。昆沌自己不会上升,他派来的人实力再强。咱们也不怕。”

  “咱们……”慕行秋再次后退,“你的道士之心是假的?”

  秦凌霜又露出微笑,那是慕行秋再熟悉不过的微笑,羞怯中掩藏着一丝兴奋,“道士之心是真的,可我拥有唯一的道士之心,不受其他道士的影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不会破坏我的心境。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与你留在这里。”

  慕行秋脑子里轰的一声响,仿佛遭到重击,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秦凌霜,而是脑海中终于有一个疑惑解开了,“所以昆沌才要破坏其他人的道士之心,因为道士之心是相连的,就像……就像魔族一样。”

  一切都清晰了,昆沌的计划再也没有迷雾笼罩。

  “没有什么比互相监督能够更有效地保持平静,魔族如此,道士也如此。你也可以修成道士之心。咱们两人之间就再也没有秘密,可是绝不要第三个人,咱们会联手将所有进入顶层世界的人击败。是不是?”

  熟悉的容貌、熟悉的笑容,可这不是慕行秋记忆中的芳芳,呆呆地站了一会,他说:“对不起。”

  “为什么?”

  “当初我不该将你的魂魄收入剑中,孙玉露提醒过我,拘研生魂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可是……我不忍心,我以为你有神魂,会跟别人不一样。”

  “我的确跟别人不一样。我能以纯粹的魂魄状态修行,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异史君号称众魂之妖,也必须拥有一具身躯才行。”

  “是我的错。让你发生了变化,让你不再是芳芳。”慕行秋心痛如绞。

  秦凌霜仍然微笑,“你也不是从前的小秋,我为什么一定要做从前的芳芳?这里就是咱们的野林镇,忘记道统和整个世界吧,对咱们来说,它们从前不存在,如今也不存在,中间的一段只是场梦。”

  慕行秋迈步走向秦凌霜,离得越近,容貌越模糊,也越就越像是芳芳。

  他停下,抬起双手轻轻捧住那张脸孔,呼吸着她的呼吸与温热,整个世界真的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只剩下这唯一的真实。

  “如果我有道士之心,或许我会留下。”每一个字都说得那么艰难,慕行秋的双手都在颤抖,“可是我不能,当初在断流城失去你,是我一生中最懊悔的错误。可是——杨清音、慕冬儿、秃子、沈昊、飞飞、老撞……在那之后,我经历太多的事情,也得到了太多,对不起,我不能再一次失去,再做一次懊悔的事情。”

  秦凌霜的眼睛如湖面一样清澈,她用道士之心映照慕行秋的悲伤与懊悔,明白那都是真实的,深厚得几乎装满了她的整个心境之湖。

  她向慕行秋体内输入法力,“去吧。”她说,玩味着他的悲伤与懊悔,想将它们据为己有,可心境却依然平静。

  “留着你的第十道法术,我还有办法能将你送到下层世界去。”

  慕行秋说不出话来,也不能动,就那样一直捧着她的脸颊。

  “左流英已经替你开辟了一条道路,他留下了法身,但是没有死,魂魄回到镇魔钟世界,那里有他真正的肉身。”

  她希望他能靠得更近一些,果然,他微微前倾。

  “你的肉身会留在这里,只有魂魄一直下降,没有内丹与法力,每一层你都要找一个愿意容纳你的身躯才行。如果一切如你所料,最底层世界里的昆沌也不会剩下多少法力,杀死他,十一个世界只升不降的规则有可能失效,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将肉身还给你。”

  慕行秋努力想说出“谢谢”两个字,秦凌霜微笑道:“我不要你的谢谢,我要你有一天还这个人情。”

  “你身上还有再灭之法,如果你选择留在真实的世界里,那你的寿命就与凡人无异,从今天开始,所有人类与妖族死后,魂魄都会进入我的世界,直到你也进来。你说你经历了太多、得到了太多,死亡是不是能终结这一切?”

  慕行秋笑了一下,没错。死亡能终结一切,也能开始一切,他只是不确信这算不算背叛。

  “世间终无完美。法术也是一样,或许这样更好……”秦凌霜喃喃道。

  慕行秋发现自己在渐渐后退。肉身却停留在原处,微微前倾,双手捧着不变的脸颊。

  断流城在摇晃,片刻之后,慕行秋看到了城里的孩子、小蒿,还有左流英。

  左流英刚刚回到从前的肉身之中,形容憔悴,苍老了几十岁。小蒿全不在意,举着小乌龟在跳舞。

  左流英正在施法,将元婴与非元婴区分开,突然住手,看着孩子群中唯一的高个子。

  慕行秋进入秃子的身躯,没有遭到半点抗拒。

  左流英什么也没问,反而开口做解释,“我必须死一次,才能摆脱昆沌的束缚,现在我自由了。去吧。完成你的任务,破掉昆沌和他的规则,从此所有世界再无上下之分。它们只是不同。我将留在这里,继续完成封闭法术,道士们会与我在一起,确保镇魔钟的完整,将不同的世界隔开,妖族与人类的仇恨不可化解,那就让他们互不见面吧。”

  “你在跟谁说话?”小蒿惊奇地问。

  慕行秋的魂魄离开秃子,继续下降,他必须在封闭法术完成之前下降到最底层。

  龙魔在微笑。“秦凌霜告诉我了,原来这么复杂啊。欢迎你暂时寄居在我的体内。让我送你一程。如果可能的话,以后我的世界会与慕冬儿的世界融为一个。专门容纳妖魔鬼怪,他们当中总会有一只会喜欢我吧?”

  魂魄再次下降。

  慕冬儿孤守珍奇楼,也已提前接到秦凌霜的提醒:“哈哈,下方的世界没有升上来,我不是最弱的。父亲,来我的身躯里吧,既然是你猜出了真相,自然就要由你去向昆沌挑战。”

  魂魄将龙魔说过的话传给慕冬儿,他很高兴,“太好了,我喜欢妖魔,但是我一定要将秃子要过来。请你告诉母亲,我不回去了,我会让自己长大,没有妖魔敢欺负我……”

  魂魄只停留了一小会,不由自主地下降。

  不熄炉的世界里,一群道士、妖术师正面面相觑,飞飞容纳了魂魄,大声说:“咱们刚得到的信息是真的,大家选择吧,待会你们或去妖魔世界,或去左流英那里,也可以返回真实世界,但是将失去全部法力或妖力,这不是我制定的规则……”

  魂魄无法停留,还要下降。

  异史君和守缺的世界仍纠缠在一起,但他们已经停止争斗,惊愕地互相看着。

  “一个纯粹的魂魄世界?我愿意加入。”守缺说,用自己的法身容纳下降的魂魄。

  “我不愿意……我愿意……”异史君的几百魂魄意见不一致。

  魂魄还得下降。

  瞬息台的世界里,战斗也结束了,人类与妖族分守两边,比守缺和异史君要惊愕得多。

  容纳魂魄的是张香儿,她相信那个神秘的声音,轻声道:“请转告沈存异……还是什么也不要说了吧。”

  慕行秋将自己学过的几种法门留在张香儿的脑海中,继续下降,耳边传来殷不沉的声音,“妖族不再卑躬屈膝了,跟我去慕冬儿和龙魔的世界……”

  拔魔洞的世界太脆弱,几乎与真实世界完全融合,慕烈提刀站在街上,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可他还是允许魂魄进入自己的身体。

  “左流英到底在哪啊?”慕烈大声问。

  “握紧你的刀,跟我一块去向真正的元凶挑战。”慕行秋说,他没有法力,也用不着法力,施展那第十道法术,击碎早已脆弱不堪的拔魔洞世界,这也是第一个消失的至宝世界,他相信,远方的公主与曾拂不会察觉到变化。

  拔魔洞彻底毁灭,生发出的最后一点力量将慕烈的肉身与慕行秋的魂魄再送一程。

  慕烈遵从脑海中的声音,大步走出东城门。

  祖师塔还耸立在那里,塔前站着一名老者,隐约是昆沌的模样。

  唯有最上、最下两层世界的执掌者拥有道士之心,秦凌霜的心境映照悲伤与懊悔,昆沌的心境里却装满了失落。

  “再等一会。”他说,神情平静,“只需一小会,左流英封闭镇魔钟之后,你就再也下不来了。为什么秦凌霜留不住你呢?奇怪,真是奇怪。”

  “你首先得有一颗凡人之心,才能理解这件事。”慕烈不自觉地说出这句话,但他见怪不怪,提着刀走向老者。

  “道火不熄。”老者说,这就是他仅剩的法术,让他能够平静地面对死亡。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拔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冰临神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临神下并收藏拔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