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顺着他的目光才发现手腕上留下了一片触目惊心的淤青。

  她的皮肤过于白皙,又娇嫩,一点力度都会留下印记。

  她垂眼没说话,突然之间就有些索然无味的心凉。欺负她的那个男人还跪在叶家庄园里,她来时,那男人听到厉沉暮的名字都吓晕过去了。

  这便是权势的好处。她也是受过权势欺压的人,知道个中滋味。

  厉沉暮见她不说话,神情又透出一丝的寡淡,明明在他身边,却好似离他极远。

  男人一言不发,眉眼沉郁地带着她进了休息室。

  “我去给你找些药来,你呆这里别乱跑。”厉沉暮看着她,双眼幽深一片。

  清欢点头,目光看向了窗外别处。

  厉沉暮出了休息室,倚墙而立,身型修长峻拔,英俊到令人心悸的面容沉郁得看不出一丝情绪。

  肖骁候在一边,低声说了一下情况。

  男人听说最后是司迦南出面震慑了那些人,眉眼深沉,透出一丝的抑郁来。

  他的身份,即使当时在场,也不可能如司迦南一样,以男人对女人的姿态出面。

  “你去找一些跌打损伤的膏药来,孙家的产业,明天早司迦南一步收购,以我的名义。”厉沉暮淡淡地开口。

  肖骁点头,心里透亮,厉少对清欢小姐是花了心思在维护了。明日一早,厉家收购孙氏产业的消息传出去,就是一种明晃晃的警告。

  以后再有人找清欢小姐的麻烦,只怕就要掂量一下自己家族的有没有那个能力对抗厉少了。

  精明能干的助理惊觉,司迦南跟厉少的处事方法,都擅长拿捏对手的弱点,一击致命。

  “那卫家,现在还放任不管吗?”肖骁问了一句,罪魁祸首可是卫家大小姐。

  厉沉暮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低沉模糊地说道:“早晚会动。”

  厉沉暮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拿了膏药才进去。

  清欢在打电话,声音微低,有些恹恹的,透出少见的软糯。

  迦叶在电话里气的恨不能指甲戳她脸上。

  “我都以为你改姓包了,整日被人捏圆捏扁的。你看什么时候有人敢欺负我了?对付那种贱人就该一次性打到她疼为止。”

  清欢趴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撑着脑袋,佯装委屈地说道:“我打了,手都打疼了。”

  “噗,到你男人面前撒娇去。”迦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撒撒娇,然后恃宠生娇,作天作地。”

  清欢目光微动,眨了眨眼,说道:“不敢作,我作起来,会出人命的。”

  迦叶:“......”

  清欢余光看到男人的身影,起身坐正,然后挂了电话。

  厉沉暮走到她面前,半蹲下身子,英俊的面容没什么表情,拉过她的手腕,给她擦药。

  清欢震了一下,垂眼看着近在迟尺的冷峻面容,伸出空闲的左手,摸了摸男人高挺的鼻梁,喃喃地说道:“这几年,你怎么都没变化。”

  一样的好看,一样的沉默寡言却气势迫人,冷心冷情。

  “变了很多。”他嘴角的弧度一闪而过,眼底透出几分温润来。

  他不喜与人亲近,只是她摸他鼻梁的时候,那样轻柔的触感,像是摸在了他的心上,连带的冷硬的心都柔软了几分。

  厉沉暮极轻极慢地揉着她手腕上的淤青,揉着揉着,便将她压在了沙发里,狠狠地吻住了。

  清欢被他吻得舌尖都发麻,迷迷糊糊之际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

  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突然推开。

  

章节目录

久爱成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了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了了并收藏久爱成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