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各大豪门拧成一股绳子,企图干死外来小子司迦南,对冷家施压的时候,司迦南正懒洋洋地坐在冷宅等着他们上门来。

  第一个上门来的就是冷家家主冷谦。许是天气回暖,冷谦身体调养的不错,带着龚美珍一起到了冷宅来蹭饭吃。

  由于事先没有说,来了之后很是尴尬地发现没饭吃。

  冷宅只有打扫的两个佣人,自从冷情做饭开始,厨娘都给辞退了,再不济还有老管家,管家可是中华料理一把好手,早些年在佛罗伦萨,几乎都是管家做饭给冷情吃的,至于其他的司机以及保镖等职位被司迦南的人承包了。

  冷谦一看就有些不高兴,这冷宅除了大女儿以及老管家,全都是司迦南的人,干脆改姓司算了。

  “阿情,家里怎么就这么点人?厨娘,司机保镖一应不能少,免得叫人看笑话,这点钱一点都不能省,你手上有你妈留给你的资产吗,明天我给你找点靠谱的人来。”冷谦一来就有些指手画脚的味道。

  冷情正在吃饭,闻言就要站起身来,被司迦南按住了纤细的肩膀。

  男人桃花眼眯起,似笑非笑地说道:“冷先生看起来气色不错,身体大好了?”

  冷谦见他说话的那调调就来气,这小子倒好,将锦城搅的乌烟瘴气,往日里跟冷家交好的那些豪门如今各个要跟他翻脸,他身体才好了点,这就上赶着来瞧瞧到底怎么回事。

  “勉强算是能爬的起来。”冷谦虎着脸说着,便坐在沙发上,身后的龚美珍连忙拿着靠枕垫在他背后,让他靠的舒服点。

  冷谦的病历,司迦南是看过的,就算是癌症控制的好,但是年纪大了,身子骨就是不行,都半只脚踩棺材里的人,还是看不破权势富贵。

  司迦南勾唇邪邪一笑,说道:“冷先生来的正好,我跟阿情近期打算领证结婚了,不知道锦城这边是什么风俗习惯?”

  司迦南说着朝着冷情眨了眨桃花眼,性感魅惑一笑。

  冷情愣了一下,猝不及防地提到了结婚,顿时紧张起来,小脸忽而有些发烫。

  其实继母和妹妹已经很久没有来找她麻烦了,她本想跟司迦南提议,之前的协议要不干脆就算了吧。

  “结婚?”冷谦脸色黑了几分。冷情要是嫁给了司迦南,冷氏百分三十的股份岂不是落入了司迦南的口袋?冷氏本来就是家族企业,冷谦自己也只有百分三十五的股份,若是司机南再收购一点股份,冷氏就直接易主了。

  不行,坚决不行。

  一边的龚美珍也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声音有些尖锐地说道:“你们要结婚?”

  “迦南啊,有件事情呢,叔叔一直没跟说啊,毕竟你们之前也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阿情妈妈过世的时候,就留下了遗愿,以后要给阿情招婿,我这就两个女儿,若水是要嫁出去的,阿情是肯定要继承我的资产的,所以大女儿不嫁人,只招婿。”冷谦一口将话说死了,看司迦南的反应。

  但凡有点身家背景的男人,哪个会受得了这种招婿这种奇耻大辱。

  司迦南桃花眼眯起,俊美邪气的面容露出一丝的笑容,懒洋洋地说道:“行啊,既然招婿的话,那礼金不用给了,我自带嫁妆来,嫁妆清单回头给阿情看。”

  冷谦:“?!”

  “日子我已经挑好了,就六月初六,宜婚嫁,两个月的时间筹备婚礼足够了。”司迦南微笑道。

  冷谦和龚美珍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冷谦哎哟了一声,喊腰疼,然后又是喊医生又是喊司机的,落荒而逃,既没同意也没反对,晾着在。

  “大小姐,冷先生这是同意还是没同意?”老管家在一边看了半天,没看明白,对于司迦南娶大小姐,他是一百个放心。

  冷情轻皱眉尖,摇了摇头,用手势说道:“没同意,应该是忌惮司迦南,怕引狼入室。”

  毕竟司迦南在锦城时间虽短,但是搅得锦城人心惶惶,就席家都在他手里吃了亏,冷谦本来耳根子就软,众口铄金肯定会忌惮司迦南借机吞并冷家。

  冷情对这位父亲的一些想法也不难猜到,只是认识司迦南这么久,虽然没有问他的身份来历,但是也知道,他对冷氏只怕还是没看在眼里的。

  司迦南在一边冷嗤了一声,慢条斯理地说道:“说的我结婚需要他同意似的,来,吃饭,菜都凉了。”

  男人说着给冷情夹了一大块牛肉。

  老管家在一边讪讪的一笑,好像是哦,这些年冷先生也没有管过大小姐,更管不到司迦南,冷先生同不同意都影响不了什么。

  冷谦出了冷宅,瞬间腰也不疼了,气也顺了,沉着脸上车,一筹莫展,今天来原本是试探司迦南的,结果连他提出招婿的事情对方都答应,分明就是冲着冷氏的资产来的,真的是瞎了眼引狼入室啊。

  冷谦这些天每天都被洗脑,甚至怀疑之前司迦南拿出来的十个亿以及跟冷氏的合作都是吞食冷氏的第一步,阿情百分三十的冷氏股份还是投资时他不愿意拿资金,拿股份抵的,当时想的确实很美好,反正不出钱,股份也是自己女儿的,空手套白狼,现在看来人家套的分明是他。

  “你怎么打算将阿情嫁给司迦南?这小子可是来历不明啊,虽然说是艾维斯家族的养子,据说还是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龚美珍在一边焦急地说道,“将阿情嫁给他,不就是把冷氏拱手相让吗?”

  “你别嚷嚷,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冷谦不耐烦地吼道,气冲冲地吩咐司家回家去。这一趟来,饭都没吃上,火大着呢。

  龚美珍见状冷笑了一声,想办法,这老不死的都躺着想了大半年了,也没想出办法来,甚至将股份给了冷情,指望他,还不如指望自己。

  龚美珍眼底闪过一丝狠辣的目光,看来阿情那丫头是留不住了,否则等她跟司迦南结婚,下一步就是要收拾她跟女儿了。

  

章节目录

久爱成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了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了了并收藏久爱成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