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的话正中龚美珍母女的心思,如今冷家是谁沾谁死,她们这些天都不敢回去睡觉,一直躲在龚家,要债的已经在冷家别墅外搭着帐篷,住下来了。

  “离婚协议我已经让律师拟定好了。没有问题的话,你赶紧让你爸签字离婚,这么拖着,是想拖死我们母女两吗?”龚美珍看见冷谦已经醒了,尖酸刻薄地说道,再也懒得装以往的那副贤良淑德的面孔。

  这老东西临死了还不想离婚,想要她背着冷家的巨债是不可能的,幸好她这些年在冷氏捞了不少的资产,全都放在娘家兄弟的名下,不然白搭了这些年的青春了。

  “你,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冷谦挣扎着要起身,奈何躺在病床上躺久了,喘着粗气就是爬不起来,病房里的人各个冷眼瞧着,没有一个过来扶的。

  冷谦风光了一辈子,在锦城呼风唤雨的,哪里会想到晚年落得众叛亲离的地步。

  “爸,你赶紧签字吧,你是想害死我跟我妈吗?反正你也快要死了,债务让冷情帮你还就是了,你不是一直都疼我跟我妈的吗?”冷若水在一边咋咋呼呼地说道,说的话犹如刀子一样插进了冷谦的心脏。

  “你,孽女。”冷谦气得拽掉了手上的吊针,恨不能爬起来打死冷若水。他一直疼爱小女儿,厌恶大女儿,忘了原配妻子,将阿情赶出家门,不闻不问,结果却疼出了这样的狼心狗肺的东西。

  冷情在一边皱着眉尖,看向司迦南,司迦南全程抱胸看着冷家人闹,见她看过来,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让她自己处理。

  冷情这才看向冷谦,淡漠地说道:“父亲,事已至此,离婚协议就签了吧,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说,父亲病情恶化,跟继母脱不了干系。”

  这件事情在锦城都传的沸沸扬扬了。

  龚美珍见脸皮全都撕破了,除了冷情跟司迦南,都是自己人,顿时冷笑道:“没错,老不死的,赶紧签,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想到你这么不争气,临死了,公司还让人搞垮了。”

  “不签,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龚美珍的娘家哥哥上前来,凶神恶煞地威胁道。

  龚美珍将离婚协议放到病房的小桌板上,然后跟冷若水两一左一右架起冷谦,硬是逼着他签了离婚协议。

  不仅如此,还签了一份母女两跟冷氏再无瓜葛的协议。

  冷情心有不忍,为了跟继母妹妹断绝关系,免得她们以后又来冷宅苦恼,她也只能看着继母逼迫冷谦签下离婚协议了。

  “您放心,我会尽我的义务,负担您的医药费,赡养你的。”她低低地说道。

  “不仅有医药费,还有债务,姐姐,你可真是孝女。”冷若水眉开眼笑地说道,冷清这傻子怕是不知道冷家的债务有多可怕,她就算是还一辈子也还不完。

  冷谦签完字,就直挺挺地倒下了,脸色铁青,也没昏迷,双眼发直地看着半空,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听了两个女儿的对话,双手突然抓住了床单,看着冷情,流下悔恨的眼泪来,张口,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冷情看着他的口型,见他一直在说对不起,别开眼睛,双眼微红。

  一边的司迦南学过唇语,自然看出来冷家这老顽固是后悔了,冷笑了一声,是该道歉,这些年阿情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伤害,他身为人父,却伤害阿情最深,不道歉,别想他出手。

  “若水,走了,真是晦气,回家可要好好驱驱邪。”龚美珍是一刻都不想呆,拉着冷若水就要回娘家。

  “怎么,这就准备走了?”司迦南勾唇冷笑,慢条斯理地说道,“听说龚女士是那个锦城什么协会的副会长?专门对付我的?见了我,不打招呼就要走?”

  龚美珍脸色变了一下,司迦南突然回来,众人也摸不清他的底细,不过她猜,帝都龙潭虎穴走了一遭,他就算活着回来,也未必还有以前的权势,他难道还能对付得了整个锦城吗?

  “没错,司迦南,你既然知道,还敢拦我?”龚美珍趾高气昂地冷笑道。

  “拦你?你算什么玩意儿。”俊美邪气的男人前一刻还在微笑,下一刻冷然地喊道,“来人,病房里所有人都绑了,直接送方局那里去,毒害继女,毒杀前夫,商业犯罪,龚家全都是从犯,够你们关个十年八年的了。”

  司迦南话音未落,门口守着的部下就进来,三下五除二,连武器都没掏,就将一干人等全都扣住了,顿时叫骂声、求饶声一片。

  “司迦南,你敢使用暴力,我要告你,告得你倾家荡产。”龚美珍尖叫道。

  司迦南双手潇洒帅气地插在裤子口袋里,邪气地笑道:“哟,既然说我使用暴力,那我岂能让你们失望,嗯?”

  男人使了个眼神,部下一手拎一个,将病房里的人全都拎出去了,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哀嚎声不断地传过来。

  等到方局急匆匆地带人赶到医院,龚家的人全都瘫在地上,被打的有些惨,龚美珍跟冷若水更是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人就交给你们了,相关的证据你们收到了?”司迦南站在病房门口,风流肆意地眯眼,笑道。

  方局看着男人这如沐春风的笑容,感觉掌心都是冷汗,连忙笑道:“收到了,麻烦司先生了,这等小事还专门劳心劳力地收集证据,带回来逼问一下就问出来了。”

  “那就带回去吧。”司迦南懒洋洋地说道,吵闹了这么久,他脑袋都疼。

  方局连忙笑着点头,飞快地带着倒霉催的龚家人去警局,跑的比兔子还快,一边跑,一边擦着汗,龚家人真是眼瞎,这可是绝世煞星,帝都都吞不下他。他们居然敢招惹司迦南。

  方局到底是混迹官场的人,消息灵通,得知司迦南能这么快出来,还是谢家出手捞的。

  现在私底下都在说,容家的那桩案子之所以能翻案,是因为谢家跟当局做了一个交易,拿手里的权势换来的容家清白,这样的人家,岂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章节目录

久爱成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了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了了并收藏久爱成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