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凛冬已经不记得跟自己的母亲多少年没有说过话了,父亲去世之后,他们之间的母子情分也生生的被斩断了。

  “是你将阿楚的身世告诉她的?你都说了什么?”男人的声音冷冰冰的,毫无感情。

  伯爵夫人接到电话的瞬间,心情由狂喜瞬间跌到谷底,掩住脸上的失落,轻柔地说道:“我只说了她们家受到了当年那桩案子牵连的事情,别的什么都没说。”

  纪凛冬眉眼间溢出一丝戾气来,冷嗤道:“你果然天性冷血,你明知道身世对她而言,是毁灭性的打击,还是为了你的目的说了出来,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我原谅你吗,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伯爵夫人脸色骤然苍白,眼圈微红,声音也带了一丝的沙哑,努力镇定地说道:“我知道你想保护她,可她是个坚强的姑娘,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你应该试着去相信她。”

  “别再找她了,回你的法国去。”纪凛冬冷冷地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伯爵夫人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盲音,久久回不过神来。

  “夫人,那位罗小姐来了,您见吗?”生活助理上前来,低声问道。

  “说我出去访友了。”伯爵夫人瞬间就恢复了情绪,冷淡地开口,“安排人跟着她,她有什么异动及时汇报。”

  罗伊人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这种女人看似柔弱无害,却无孔不入,他们母子两切断了罗伊人的生路,罗伊人卖惨卖乖之后必会反弹。

  *

  温楚中途醒来已经是傍晚,纪凛冬一直守在她身边,喂她吃饭喝水,帮她放满一浴缸的热水,还要给她洗澡。

  她只是不想动脑子思考,不代表痴傻了,自顾自地关上了浴室门,泡在了浴缸里发着呆。

  郑谷进进出出的,即使声音放得极轻,她还是听到了纪凛冬交代的声音。

  “阿楚,浴袍和内衣我放在了外面的架子上,还有浴巾,我下楼去刷碗,十分钟之后你记得出来,泡久了,皮肤都皱了。”男人在外面敲了敲门,侧耳听了听,见里面没动静,想到她大约还是在发呆,顿了顿才下楼去。

  温楚闭着眼睛,整个都浸泡在浴缸里,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她的身世不光彩,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事情早晚会被人知晓,即使没有人知道,她内心也很是不安。

  她想退出娱乐圈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这帝都的水太深,吞没了她整个家族,她连自己的祖辈是谁都不知道,她连父母葬身何处都不知道,突然之间就有些厌倦这浮华喧嚣的一切。

  等她结束帝都的一切,她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平淡的生活。

  温楚发呆之际,纪凛冬在外面敲门,低低地喊道:“阿楚,你该出来了。”

  温楚轻声应了一声,然后从浴缸里爬出来,一个不注意,直接磕在了浴缸的边缘,打翻了一地的洗护用品。

  她吃痛,低低地叫了一声,浴室的门已经被男人打开。

  “怎么了?”纪凛冬一脸焦急地进来,看见眼前美人出浴的美景,见她雪白晶莹的小腿撞在了浴缸边缘,疼的半伏在浴缸上,全身不着寸缕,美的晃眼,顿时口干舌燥,呼吸也沉了几分。

  温楚缩回到浴缸里,眼睛红红地瞪着他,痛得说不出话来。

  纪凛冬取过一边的浴巾,在小姑娘防备的目光里靠近她,俯身用浴巾将她裹起来,抱起来,沙哑地说道:“你浑身上下我什么地方没见过,嗯?”

  男人身子紧绷,将她抱到卧室,塞进被子里,然后转身给她拿浴袍和内衣,声音有些暗哑地说道:“要我帮你穿衣服吗?”

  温楚缩进被子里,自己穿了浴袍和内衣,懒得搭理他,继续发呆。

  纪凛冬见她行为退化成三岁的孩子,一言不发的,知晓身世对她的打击和冲击性一时没有消化,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既是担心又是欢喜,担心她心性会因此大变,欢喜时她完全不排斥他的靠近,就好比五感关闭,只要不是触及一些底线的事情,基本是他说什么,她做什么。乖巧的像刚出生的小奶猫。

  “明天,我送你去剧组。”纪凛冬想起她明天要进组拍戏,思索着还是得去,没准就恢复了呢。

  温楚听了没反应,闭上眼睛,缩在被子里。

  “头发没吹干,不能现在就睡。”纪凛冬取过干毛巾来,给她擦着头发,怕她觉得吹风机的声音太吵,只能手动用毛巾帮她擦干头发。

  她的发丝属于是细软型的,听说头发软的人心也软,纪凛冬垂眼认真地给她擦着头发,见她雪白的肌肤晃眼的很,有些难以自控地俯身亲了亲她的脖子,力度极轻,见她没反应,这才目光微暗,又亲了一口。

  许是擦头发的力度太温柔,等头发擦干,温楚也睡着了,男人看着她脖子见被自己亲出来的好几个吻痕,这才起身去洗澡,觉得温小楚现在就跟三岁的孩子没差别,晚上他还是睡主卧,免得她有事自己听不到。

  男人睡了一年来最安稳的一夜,怀里的小姑娘很乖很乖,一晚上都没有闹腾。

  第二天一大清早,拎着早餐过来春熙苑的助理小秋在门口遇见了同样拎着早餐过来的郑谷。

  “你怎么在这里?”小秋对郑谷还有阴影在,上一次就是这家伙把她骗到了房间里关了一晚上,不给她手机的,小秋见到郑谷一直都没好脸色。

  “我给纪先生和温小姐送早餐来。小秋,你怎么来了?”郑谷见小助理见了他,就跟见了仇敌一样,也有些无奈,他只是听纪先生的命令行事,有意见请找纪先生好咩。

  “温姐今天进剧组,我是助理,当然要过来了,温姐吃什么,穿什么衣服,带什么首饰,这些都需要我来操心。”小秋冷哼道,“你们纪先生怎么老是赖着我们温姐?”

  “你可以亲自去问纪先生。”郑谷微笑地进了门。

  “问就问,谁怕谁。”小秋不甘示弱地进了门,然后就看见睡得头发凌乱,斯文俊雅的男人踩着拖鞋下楼来。

  男人低沉不悦地开口:“问什么?阿楚还在睡,再吵全都丢出去。”

  

章节目录

久爱成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了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了了并收藏久爱成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