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进了红酒庄园,纪凛冬的脸色就笼罩着一层暗色,慵懒的卧凤眼垂下来,眉眼透出几分的凌乱和不耐。

  温楚见他面色不善,分分钟就是要甩手走人的趋势,顾不上跟伯爵夫人唠嗑,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低低地说道:“来都来了,就吃一顿饭。”

  说完,乌黑的大眼睛有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纪凛冬见她难得这样乖巧可爱,像是毛茸茸的小狮子,等着他去抚摸,克制住自己想摸她脑袋的冲动,垂眼将她拉到了一边,去讨福利。

  “你喊我来,就是为了跟她一起吃饭?”纪凛冬低沉不悦地问道,眉心拧起。

  温楚咬了咬唇,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他,一边急急地想着办法,一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不放,结结巴巴地说道:“本来夫人是喊我来吃饭,我想着你在家一个人吃太孤单了,就喊你一起了。”

  纪凛冬见她紧张的小模样,目光一深,不自觉地俯身,靠近了她几分,低沉地说道:“阿楚,你是在关心我吗?你怕我一个人吃饭孤单?”

  温楚唇角抽动了一下,无力反驳,她只是想找一个借口罢了。

  “那你留下来吃饭吗?”温楚拉了拉他的袖口,决定不回答。

  “我母亲是我这辈子最恨的女人,而你是我最爱的女人。”男人猝不及防地开口,犹如一只蛰伏的远古凶兽,饥肠辘辘,却不得不保持着优雅的姿态,低声暗哑地说道,“你知道,你提任何要求我都无法拒绝,只是让我跟她一起吃饭,除非。”

  “除非什么?”温楚脸颊发热,假装没听见他的前半句话。什么最爱的女人,男人有时候嘴巴抹了蜜,还是很可怕的。

  纪凛冬沉默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等在远处的生母以及红酒庄园的主人,凑近她的耳边,暗哑地说道:“除非你能试着接受我,我也会试着去接受我的生母。”

  这是很公平的交易。

  他母亲伤害了他,他伤害了阿楚,若是阿楚能重新接受他,他并不介意跟生母维持表面的和谐,就要看温楚这个和事老的决心有多深了。

  温楚愣了一下,竟然哑口无言,说道:“要不,你先试着吃一顿饭?”

  纪凛冬垂眼定定地看着她白净泛着粉的小脸,说道:“好。”

  交易既然开始,他就不允许她反悔。

  晚宴的氛围很是尴尬,即使在场的各位都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主,但是面对纪凛冬一张高冷淡漠的扑克牌脸,一顿饭吃下来,还是有些内伤的错觉。

  晚饭之后,纪凛冬跟着庄园的主人聊着天,温楚也被伯爵夫人拉到了院子里。

  “谢谢你,阿楚。”伯爵夫人站在院子的壁灯下,眼圈有些发红,虽然纪凛冬一晚上也没有跟她说一句话,但是伯爵夫人已经很心满意足,这大约是二十多年来她跟儿子吃的唯一一顿饭。

  “不用客气。”温楚微微一笑。

  “过两天我要回巴黎一趟,一直待在帝都,我先生也不放心。”伯爵夫人笑着说话。

  “回巴黎?”

  伯爵夫人点了点头,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这一次在帝都停留的时间太长,也该回去了,母子关系要循序渐进地改善,不急于一时。

  “走之前,我想邀请你一起逛逛,买点帝都的纪念品回去,不耽误你太多时间,下午四五点逛逛,晚上正好一起吃饭?”伯爵夫人微笑地看着她,越看越是喜欢,这姑娘到底心善,而且也很吃苦耐劳,最关键的是,他儿子这些年基本是谁都管不动的,若不是有温楚,她怎么可能有机会跟他一起吃饭。走之前她想给小姑娘多买一些东西。

  “好,明天下午吧,我跟导演说一声。”温楚点了点头,笑道,“帝都的特产很多,到时候我带您去选购吧。”

  “好。”伯爵夫人笑着点头。

  两人这边没说几句话,纪凛冬就已经跟主人家告别。

  温楚也跟着告别,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庄园,上了车。

  郑谷最近沦为了司机,自从温楚被绑架,伯爵夫人受伤,纪先生长时间内脸色阴沉,郑谷就夹着整天夹着尾巴做人。

  “纪先生,刚刚监狱那边传来消息说,罗伊人之前包养的富商在花钱疏通关系,可能是想提前弄她出来。”郑谷大气不敢出地汇报着。

  纪凛冬闻言,面不改色,看了一眼温楚,说道:“再疏通,也是要坐一年牢的,更何况落在那男人手里,不如坐牢。”

  郑谷见状,不再说话,开车回富林路。

  这段时间,两人一直住在富林路的私人府邸。

  “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说?”温楚忍了一路,到了富林路时,问道。

  “罗伊人之前的金主有一些特殊的癖好,而且他太太之前险些将罗伊人打的毁容,加上罗伊人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都不算光彩,落在这夫妻两人手里,跟坐牢也没什么差别。”纪凛冬淡淡地抬眼,说道,“阿楚,你心软了?”

  温楚摇了摇头,没说话。

  “往后这个女人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了。”纪凛冬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男人修长有力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小巧的耳垂,目光幽暗,罗伊人的金主还是他通知的,坐牢坐两年出来,还不是在帝都,他要的是这女人彻底地消失在阿楚的生命里。

  所有不好的阴暗的东西,都不该留在阿楚的世界里。

  温楚对罗伊人的事情多少有些感触,晚上回到卧室,有些没精打采,在微信群里恹恹地说了罗伊人的事情。

  微信群里只有几个人,宋雯、木夙、木拓,还有徐听白,算是综艺结缘之后,一直保留的革命友情,至于木拓是被木夙厚着脸皮拉进来的。

  徐听白自从结束跟温楚的合约情人,很是沉寂了一段时间,但是还是会以温楚朋友的身份默默地关心着她。

  “那女人就是咎由自取,你感慨什么?要不是你运气好,你早就没命了。”宋雯一直跟罗伊人不对盘,见她做下那么多跌破三观的事情,最后还绑架伤人,顿时对这个女人厌恶至极。

  

章节目录

久爱成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了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了了并收藏久爱成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