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雪睇着苏苓一脸纠结的表情,放了心的同时,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苓子,这回你们逃不掉了!”

  对于苏苓的郁闷,筱雪的心情则格外畅快!

  她知道,凰胤璃这么做,也只是想为他们正名而已!

  不多时,苏苓还没开口,门外就传来一阵腻死人的声音!

  “卷毛,你慢点走!哎,对,小心台阶啊!”

  苏苓瞠目一怔,睇着筱雪,两人但笑不语!

  老凰家的男人,虽天性冷漠,但是她们也不得不承认,各个也都是痴情种子!

  众人扭头,看到门外一脸小心谨慎的凰小四时,纷纷嗟叹!

  这厮,真是爱惨了卷毛了!

  看他不但亲自提着卷毛的裙摆,甚至那臂弯上夹着蒲扇和纱巾!

  “哎呀,我没事!”

  卷毛满脸羞红的剜了一眼凰小四,奈何一抬眸就对上了行宫殿内的几个人!

  见她们兴味十足的看着自己,卷毛似乎更加不好意思了!

  “皇兄,皇嫂,皇后娘娘,卷……云卷有礼了!”

  云卷扶着腰,慢慢走了进去,小脸上还挂着懊恼,不停的斜睨着凰小四,以眼神谴责他!

  只不过,凰小四要是有那个觉悟的话,他就不是凰小四了!

  这不,扶着卷毛进去之后,一直将她安放在椅子上,这才吐出一口浊气,望着其他几人,干巴巴的笑道,“皇嫂,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今天不是我不去参加典礼,实在是有苦衷!”

  凰小四的解释让苏苓莞尔,一时间不禁让她也放松了几分心情!

  闻声,筱雪摇头失笑,瞬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凰老三,便看着苏苓戏谑,“苓子啊,这老凰家的男人,果然都是一样啊!”

  苏苓也是淡笑,“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权青国皇帝皇后驾到!”

  门外的宫人骤然喊了一句,几乎是一瞬间就打破了行宫内和悦的气氛!

  苏苓则是脸色变了变!

  对于权龙,她还是心有芥蒂的!

  不多时,权龙带着他的皇后缓步走进了行宫中,而众人则神色各异,望着他们不语!

  权龙似乎也感觉到一阵尴尬,一身素袍的他带着皇后入内之际,便睇着苏苓,笑道,“丫头,许久不见啊!”

  苏苓垂眸,唇角一丝讽刺,“是啊,好久不见!”

  没有任何称呼,也没有多余的寒暄!

  在苏苓的表现来看,就仿佛是对待陌生人一样!

  这,让权龙的眸子紧了紧!

  “苓子,我还要去金銮殿去回见一下大臣!一会我再来!”

  筱雪知道,权龙到此,一定是有话想要和她说!

  所以,她的身份不合适,只能选择借口退下!

  而凰小四还不明就里,却被一旁的卷毛拉扯着衣袂,轻声说道,“我们陪皇嫂一起去吧!

  刚才没能参加典礼,总要和大臣们见一见!”

  凰小四对于卷毛的话,永远都是言听计从!

  他二话不说,起身就扶着卷毛跟在筱雪的身后走出了行宫!

  只是在离去前,他回身,笑看着苏苓,“皇嫂啊,我们就在金銮殿,如果有事的话,你随时差人来招呼我们!”

  这话,分明是说给权龙听的!

  在凰小四心里,他重要的人不多,但是每一个都值得他用心的维护!

  苏苓就是其中之一!

  权龙的脸色微微难看了几分,但身在别人的地盘,他也只能沉默的收敛了几分不悦!

  而凰老三睇着权龙,冷眸内厉光闪现!

  对于这个男人,他从来都没什么好感!

  “丫头啊,朕……想和你单独聊聊!”

  权龙的口吻带着几分试探,苏苓的呼吸微微凝滞,抿了抿红唇,才望着凰老三,“我们去偏殿,你在这里等我?”

  凰老三神色微冷,但仍旧暗暗点头,“不必,我在偏殿等你们!想聊什么,你们就在这里聊吧!若有事情,记得开口!”

  同样的叮咛,让权龙脸上的无奈愈发浓重了几分!

  直到凰老三跨步走向偏殿时,权龙才叹息,“丫头,你身边的人,对朕都有这么的防备吗?

  朕是你的……”

  “权帝,有什么话不如直说吧!莫要让大家等的太久!”

  苏苓的口吻略显淡漠凉薄,并非是她故意要这样,只是今非昔比,她从不觉得这个亲爹有哪一点能够比得上苏宝生的!

  他或许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可当初苏宝生身为丞相,身份和地位不见得比他轻松!

  同样的难为,苏宝生却可以为了她和娘亲选择放手一切,单单这一点,他权龙就做不到!

  苏苓不是不懂事的人,她也不会强行要求别人为她做什么!

  只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她一定不会辜负真心对待她的人!

  比如,苏宝生;比如,凰老三!

  权后深深地看着苏苓,在权龙还没开口时,她不禁咬牙说道,“苏苓,你还有脸这样和皇上说话?!”

  面对权后这样的态度,苏苓笑了,“权后,那你认为我该用什么态度?”

  “苏苓,别人不知道你,难道本宫还不知道吗?

  你伤害了本宫的皇儿,如今却逍遥自在!

  难道你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权后的每一句话都在指责着苏苓,而权龙则是不停的叹息!

  苏苓挑眉看着他们,终是无法忍耐的起身,“遭天谴?权后,你说这话的同时,能不能想想你的身份?

  我凭什么遭天谴?我一来没有勾引过权佑擎,二来我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

  他自己弥足深陷,你若非要将过错怪在我的头上,我自然无话可说!

  但难道你认为你就没有错吗?你们就都没有错吗?

  我知道现在权佑擎不知所踪,我找了又找,也没有他的消息!

  所以现在你们是在向我兴师问罪吗?是想问我他到底去了哪里,还是想来责骂我,一切是因我而起?”

  再次和权龙相对,苏苓在他的脸上找不到半点父亲疼爱的目光!

  或许,他们身上的确流着相同的血液,可终究权佑擎才是他最看重的那个人!

  她从没有多想,因为权佑擎也同样是她生命中不可拔出的一根刺!

  而且,他还是她的哥哥!

  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世界上她最不想伤害的,就是权佑擎!

  言罢,权后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她目光中充斥着对苏苓的恨意,那么明显,那么浓郁!

  只是在这一刻,她却忽然落下热泪。

  “苏苓,如果有可能,这辈子本宫都不想擎儿遇见过你!

  本宫恨你,这辈子都会恨你的!

  是你让擎儿有家不能回,是你将他的一辈子全部毁了!

  本宫会看着你的,看你如何背着对擎儿的债,幸福下去!”

  权后的这句话,可谓是相当的毒辣!

  惹的苏苓的心头,一阵紧锁的刺痛!

  终于,在权后说完,权龙才低沉的开口喝斥了她,“皇后,你先出去吧!”

  闻声,苏苓冷笑!

  若权龙真的舍不得她被喝斥的话,又怎么会等着皇后说完才勒令了她!

  只是,在权后这样的目光和口吻中,苏苓没有半分的生气,也根本无法对她恶言相向!

  说到底,她都是权佑擎的母亲!

  她能说的话,顶多就是冷嘲几句,其他的她的确没有任何立场!

  权后满眼不甘的瞪着苏苓,随即便拂袖离去!

  苏苓看着她的背影,忽然间感觉到苍凉!

  这个女人,才一年的光景,就变得苍老了这么多!

  她苏苓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终于,殿内再没有其他的人,苏苓孤身面对着权龙,一股子讽刺的感觉漫上心头!

  “丫头,你在怪朕?”

  权龙看着苏苓,那宛若一口古井般的眸子中,似乎噙着太多的无奈和悲凉!

  蓦然见到他这样的姿态,有些话苏苓却又说不出口了!

  她不禁自嘲,人呐,果然是复杂的动物!

  尤其是她现在还身怀有孕,性格更是变得多愁善感了许多!

  “丫头,你不说,朕就当你默认了!

  有些事情啊,朕知道亏欠了你太多,如今也于事无补了!

  朕早就听说你娘……他们已经告老还乡了!

  可是……丫头,你知不知道,其实朕的心里也很难过!”

  苏苓抿着唇,忽然双眸有些酸涩!

  终究是一场造化弄人,才会将事情弄成现在这个地步!

  她对权龙唯一的亏欠,就是权佑擎的失踪!

  可她自己,也很无措!

  “丫头,和朕说说话吧!其实朕从来没有怪过你。

  如果非要纠结对错的话,那一切也是因朕而其的。

  你和太子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当年朕辜负了你娘。

  你也别怪皇后,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在寻找擎儿。

  可是那孩子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不论我们怎么找,都没有任何踪影!

  若有可能,或者你知道他的半点消息,告诉我们一声……也好!”

  直到此刻,苏苓才沉重的叹息了一声,目光灼灼的看着权龙,摇头失笑,“权帝,其实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着急想要知道他的下落!

  对于他的失踪,我唯一能说的,只有抱歉!

  如果你和皇后今天的到来是为了向我兴师问罪,那我也无话可说!

  但你们若是纯粹为了道贺而来,那……就请离开吧!

  权佑擎的事,我虽然无可奈何,但我从没有放弃寻找过他!

  我不会和皇后计较,你可以放心!

  另外,你也不必担心齐楚会对权青国有任何的威胁!

  我还在,就不会再让天下大乱的事情发生在这片大陆上!

  权帝,你来此贺喜,想必打探虚实才是真的吧!

  恕我直言,若权佑擎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太子之位你又怎么会交给权逸南?!

  你这一辈子,的确负了我娘,你有你的不得已,但最终让你选择放弃的,还是无上的荣光和地位吧!

  权帝,我言尽于此,从此后我希望你好好的!

  身为你血缘上的女儿,我从不是个阴险的人,只希望如今的你,能够珍惜眼前人!

  至于其他人,其他事,你……不必再过问了!”

  说完,苏苓便举步作势要走向偏殿!

  而权龙却欲言又止,直到她的身影即将转过回廊时,才轻声叹息,“丫头……对不起!”

  一声歉意,容纳了权龙这辈子注定要辜负凤茹筠和苏苓的事实!

  苏苓行走的身姿,不免再次一震!

  眼眶内也蓄了淡淡的水光!

  她不是伤心,只是为娘亲觉得不值!

  这个男人,娘亲为了她付出过多少,如今看来简直是一场笑话!

  权龙,凰毅,夏绯绵……

  这一个个的帝王,在久居高位后,当真都失去了本心和初衷!

  他们要做的事,注定要用太多人的遗憾来成全!

  苏苓庆幸,娘亲最后的选择终究是正确的!

  这片大陆上,曾经的四国一部落,如今就只剩下权龙一个曾经的诸侯王在位!

  过去的事,总是让人难免感到伤怀。

  转过回廊之后,苏苓便捂着嘴靠着梁柱,久久没有回神!

  凰老三不知何时走到了苏苓的身边,温热的掌心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似是给着她无声的支持!

  苏苓见状,便将自己微凉的掌心塞到他的手里。

  错身透过梁柱看去,就见权龙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出了行宫正殿!

  这一次的转身,从此后就是永世的诀别!

  她不恨权龙,也不怪他。

  唯一就只能叹息自己入戏太深!

  明明不是真正的苏苓,却到最后要被迫接受这一切!

  直到今时今日,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曾知道她真正的来历!

  而她,也不想将这些说出口!

  就当做是她自己唯一的秘密,在百年之后,带入土中就好!

  *

  筱雪和凰胤璃的大婚已顺理成章的结束!

  正如苏苓所说,他们之间分别的时刻又到了!

  在翌日的清晨,苏苓和凰老三就带着五月和俩毛还有玉树和碧娆等人踏上了离别的征程!

  依旧没有告别,因为他们知道,重逢只是在下一刻!

  城楼上,凰胤璃揽着筱雪,两人的眸子都有些红丝弥漫!

  当他们看到那一辆马车缓缓驶出城门时,筱雪笑了,“璃哥,真如你所说,他们又不告而别了!”

  凰胤璃无奈的点头,“早就知道老三不会乖乖就范!索性守了一夜,还是有所收获的!齐黑,拿箭来!”

  说着,凰胤璃就从齐黑的手中接过箭矢,拉弓满月,眸子微眯,对着那快速行驶的马车后方瞄准……

  “璃哥,千万别伤了他们啊!”

  闻此,凰胤璃顿时泄了气!

  他微微松懈了几分手劲,瞭着筱雪,僵硬说道,“这么不相信我?”

  筱雪咂舌,“我只是担心有意外!”

  “没有、意外!”

  言罢,箭矢如脱缰的野马倏地从他手中飞出!

  精准无误,眨眼间就叮的一声扎在了马车的后壁上!

  凰胤璃满意的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唇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不会让老三彻底的离开的!

  正如那箭矢上,还挂着他的一封圣旨!

  至于其上的内容,相信老三若是看见了,定然会火冒三丈!

  但,他也没办法,经历了太多的分别,他不想让彼此的心中再有什么遗憾!

  在此期间,凰小四也闻讯颠颠的跑到了城门上来!

  但马车在城门的方向看去,就只剩下一个黑点!

  凰小四一阵委屈,不禁朗声喊道,“皇兄,皇嫂!你们要早点回来啊!我在这等着你们啊!”

  喊完,凰小四不停的抱怨着,而凰胤璃则凉凉的说道,“这没你的地方,滚回雪郡去!”

  凰小四顿时哇哇大叫,“皇兄,凭什么!我才不要去!”

  “忘了朕昨天和你说的话?把雪郡的问题解决后,齐楚随时欢迎你回来!

  若是解决不了,就不用回来了!”

  凰胤璃对凰小四的态度虽然有几分冷冽,但这也是他的用心良苦!

  一直以来,小四被他们兄弟几个压着,当初在皇宫内难免被人认为是玩世不恭的典范!

  可他知道,凰小四也曾是心有抱负的热血男儿!

  这一次,他要天下盛世,就少不了他们兄弟之间的并肩作战!

  “皇兄……”

  凰小四委屈的看着凰胤璃,愈发感觉头疼!

  天知道,他和卷毛在赫连部落生活了几个月的时间之后,简直是爱死了那种平淡的幸福!

  更何况,苏苓皇兄还把前朝的那些隐秘财宝都交给了他!

  他的小日子不知道有多么逍遥呢!

  凰胤璃侧目睨着凰小四,故作不悦的神色让凰小四微微移步,跑到筱雪身边找存在感!

  “皇嫂……”

  凰小四拉着筱雪的袖管,一脸苦哈哈的神色!

  见此,筱雪瞪了一眼凰胤璃,随即拍着他的肩膀,“小四,本宫准你在齐楚等到卷毛生产后再离开!

  雪郡的事,不差这一时片刻,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耶!皇嫂,你简直是菩萨在世!小四多谢皇嫂!”

  哇啦啦的说完之后,凰小四看都不看凰胤璃,一阵风似的就跑了出去!

  这一刻,天下间还没人能够想到,在几年之后的齐楚国,竟然会出现那么奇怪的现象!

  天下人皆知,身为太子者,即位后一定会将自己的兄弟尽数送去封地,或者寻个机会将他们赐死以绝后患!

  但这种情况却在齐楚国内大相径庭!

  几年后,凰胤尘身为辅政公臣,再次掌管齐楚重兵!

  而姬王则成为雪郡的边部大将军,和他的将军夫人在雪郡内利用十余载的时间,去改变国情以及操练新兵!

  齐楚国的盛世,在这个时代,成为了各国正想拉拢和仰望的对象!

  而只所以他们能如此独树一帜,则完全是因为兄弟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始终是他们的信念!

  齐楚神话,也在今后的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间,成为天下人津津乐道的神话!

  只是这一日的齐楚城楼之上,凰胤璃抱着筱雪感受着这辈子难得的安慰,而他们二人都没有看到的是,在城楼外不远处的森林旁,一个落寞的身影远望着他们,那张惊艳了筱雪时光的脸颊,也沁着无与伦比的悲凉!

  凰胤玄,一个似乎被遗忘的人!

  他就那么站在城楼下,看着筱雪在凰胤璃的怀里巧笑嫣然!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不管他怎么做,都无法让筱雪笑得这么开心满足!

  这一夜,他孤身一人坐在客栈的厢房中,沐浴后坐在软榻上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发呆!

  这辈子,他唯一觉得做过最值得的事,就是为了筱雪承受了那一次危险的袭击!

  已经成为烙印的伤疤,在他的臂膀出清晰的呈现着!

  他轻抚疤痕,往事历历在目!

  凰胤玄自认为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他从小就经历了人间最惨烈的变故,原本已是铁石心肠!

  可还是没想到,命运和他开了一个最无法忘怀的玩笑!

  他爱筱雪,只是无法断定到底有多爱!

  就如同他可以为了筱雪去挡住伤害,可在南夏国的那一次,却堪堪躲过了筱雪的袭击!

  他知道,在筱雪的拳头砸在凰胤璃脸颊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输了!

  他做不到像凰胤璃那样的破釜沉舟,也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了筱雪到底能牺牲什么!

  他懂,从这一刻开始,他又是孤身一人上路!

  未来如何,前路如何,都不会有人陪伴!

  或许,他还会变成曾经遨游天下的莽夫,又或者,他继续碌碌无为下去!

  只是,都不重要了!

  他这些年的日子,一成不变!

  唯独筱雪的出现,为他增添了不少的色彩!

  如今,这色彩即将褪去,而他也再次回归简朴!

  这,应该就是人生吧!

  有得必有失,有聚也有散!

  他会祝福筱雪,也时常会回来看看她的笑靥如花!

  总归有一日,他相信自己会预见属于他的人!

  世间,总是没有孤苦伶仃的!

  他也终究可是彻底的放下关于筱雪的一切!

  他不是权佑擎,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舍弃自己的一生!

  他也不是水天悦,会因为爱到极致而了无牵挂!

  他,是凰胤玄!他的人生还是有太多种可能性的!

  缘起缘灭,缘聚缘散,这便是人生的真谛!

  至于楼湛,从齐楚国参加完封后大典,也仅仅停留了一日便匆忙归国!

  在这期间,他甚至没有和筱雪完整的说上一句话!

  他有不舍,也有祝福,更多的却是如今肩负的责任!

  他曾有过不堪的岁月,是以才会更加珍惜眼前的平静!

  他也相信,在未来的岁月中,他会是幸福的!

  *

  半月后,凉城!

  “夫人,夫人你用力啊!”

  “啊……”

  “夫人,再用力一些……呼吸……用力!”

  此时的一间民宅内,不停的传出来稳婆焦急的喊声!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叫!

  府宅内院的门外,站着一圈人!

  而有一名中年男子,则趴在门窗上,呼吸也随着稳婆的声音起伏!

  不是别人,正是等待着凤茹筠生产的苏宝生!

  呼……吸……呼……吸!

  “爹……你坐下来休息一会吧,你喘的我都快上不来气了!”

  彼时,站在一侧的苏煜有些看不下去了,十分头疼的走到苏宝生身边,劝慰了一句!

  闻此,苏宝生看都不看他,直接丢了一句话,“你自己休吧!”

  苏煜:“……”

  他休个毛毛啊!

  见此,挺着大肚子的苏苓不忍心的看着苏煜,“二哥,你过来吧!”

  苏煜无奈的回身看着苏苓,脑仁发胀的走到苏苓身边,一脸的无奈!

  “夫人,用力……”

  “哇……”

  稳婆最后一声喊叫出口,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也瞬时传入众人的耳中!

  苏宝生激动的差点没把门窗给扣下来,扒着门扉就焦急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啊!”

  ‘吱呀’一声,门扉顺然打开,稳婆一脸喜庆的走来,手中还抱着一个襁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给你添了一个大胖小子呢!”

  “多谢!”

  话落,稳婆就感觉自己眼前飘过了一阵风,再次定睛时,就已经看不到苏宝生的影子!

  见苏宝生急切的跑进了房间中,门外的苏苓也只能信步上前,站在稳婆的身边,看着那刚刚出生的婴儿,“原来是个小地弟呢!”

  “娘亲,娘亲我也要看!”

  五月好奇的拉扯着苏苓的裙摆,一蹦一跳的往稳婆怀里看去!

  一旁,凰老三直接上前,抄起五月就将她抱在怀里!

  五月睁着好奇的眸子,也看到怀里的婴儿,就啧啧称其,“娘亲,为啥他皱皱巴巴的?未老先衰啊?”

  “五月,别胡说!你出生的时候,比他还难看呢!”

  五月:“……”

  是亲娘否?!

  转眼间,五月回头,拍了拍凰老三的俊彦,闷闷的说道,“爹爹,他这么小,就是我的小舅舅啊?这……合适吗?”

  “不合适!”

  凰老三自然是顺着自家闺女的话往下说,而苏苓闻言,则抽搐着嘴角,看着这对父子俩,表示很头疼!

  房间内,苏宝生快步走到软榻边,倾身看着产后虚弱的凤茹筠,满脸的心疼!

  “筠妹,辛苦你了!”

  他对凤茹筠的爱意,毫不掩饰的透过眸子传达出来!

  凤茹筠虽虚弱,但脸颊上也洋溢着幸福,“生哥,是个男孩吗?”

  苏宝生连连点头,“是个大胖小子,以后我们有人养老送终了!”

  这话说的十分不着调,以至于门外的苏煜都不高兴了!

  这是怎么个意思,他这儿子是白生了?!

  苏苓察觉到苏煜的不悦,笑看着他,打趣道,“二哥,你不会连这小孩的醋都吃吧!”

  “嘁,谁说的!公子我美名传天下,胸襟能撑船!”

  苏煜一番话,让众人笑得无比开怀!

  凉城不大,但却人情味十足!

  苏苓从踏上这里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一阵贪恋的温暖!

  是夜,她和凰老三坐在厢房门外的花园中!

  抬眸便是星子璀璨的夜幕,低头则是花香萦绕的芳华!

  苏苓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侧目看着身边的凰老三,眸光璀璨,“凰老三,我现在很知足,你呢?”

  凰老三双眸柔光绽放,“有你,就知足!”

  情话,还是那么动听!

  苏苓双眸微垂,菱唇浅笑,“凰老三,如果有一天,我老了,也丑了,而你风光依旧,会不会不要我了?”

  两人独处,苏苓也无法免俗,问起了每个情侣之间,都会谈到的话题!

  而凰老三则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你老了,我背着你!你丑了,我自毁容颜!只要是你担心的事,我就亲手毁了!

  我要你,一生一世!但求你,别离开我!哪怕……回到你自己的地方,也不行!”

  苏苓一惊,“你知道?”

  凰老三薄唇微抿,低垂的眼睑泄露了他的一丝不安!

  “所以,我猜对了吗?”

  苏苓的心头慌乱如麻,突然间对这个强大的男人迸发出无比的疼惜!

  他坚硬果敢,狂放自如,这般强大的表象之下,却是他一颗温柔不安的心灵!

  苏苓低着头,看着他根根分明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全盘托出!

  但转念一想,若全部说出来,恐会扩大他的不安!

  一声清浅的叹息后,苏苓回握着凰老三,她笑靥如花,“我不会走,一直不会!”

  凰老三清晰的看到了苏苓的欲言又止,他没有追问,只是默默的扣紧了她的指尖!

  上天入地,黄泉碧落,他愿以情深度流年,许她三生琥珀笑!

  遇见一个人,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扎根心底!

  恋上一个人,总是在漫不经心之际痴缠想念!

  爱上一个人,则是在念念不忘中至死不渝!

  *

  后记——权佑擎。(略悲,可不看!)

  在很久很久以后,浮沉庵内的水天悦,明明已是尘缘已了,却突然在这一日,心尖上泛出剧烈的刺痛!

  她头戴僧帽,站在浮沉庵的韶华殿外,看着碧如水洗白的天空,忽然泪流满面!

  清风仿佛知晓其伤心,不禁带着淡淡的柔情拂过她的脸颊!

  同一时间,在齐楚国郊外的天池山上,一座略显年头的竹屋。

  一群结伴上山游玩的百姓,在大雪封山之际也发现了这座竹屋!

  他们小心翼翼的推门询问,却发现竹屋内的木板榻上,和衣躺着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

  几人轻声询问着,却不见他有任何动静,片刻后大胆的人上前探了探他的鼻,顿时吓得惊慌失措!

  他,竟是浑身冰冷,鼻息全无!

  六神无主的百姓,也顾不得外面呼啸的冷风,只能匆匆去报了官!

  不过两个时辰,官兵便带人寻来,一进到竹屋,他们四下搜查之际,就发现了些许了端倪!

  这房间中右侧的一间暗房内,竟是满满堂堂的一屋子画作!

  而官兵看到画上之人,却各个慌了手脚!

  那……不是……前相爷家的小姐,如今辅政公臣尘王的王妃吗?!

  消息一经传开,很快就引来了苏苓和凰老三!

  闻讯赶到天池山的苏苓,一身妇人的打扮,随着时间磨练,消磨了她的灵动,却为她增添了许多的风韵!

  她拉开竹门,一眼就看到了木板榻上躺着的男子!

  一个趔趄,她险些摔倒。

  苏苓抖着手,热泪夺眶,此刻的她,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

  他一袭红袍倾了天下,也惊了时光!

  只是,经年再相见,却就此成了永恒!

  苏苓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他身边的,天地间旋转着让她晕眩的恍惚,她堪堪跌坐在一畔,指尖抖得不成样子!

  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容颜依旧,俊美如斯!

  可那双紧闭的眸子,不论苏苓如何唤他,都无法让再看到他艳世的眸光!

  “权佑擎——你醒醒,和我说说话,好不好?”

  “大哥,是我,我来了!”

  “权佑擎,你醒过来啊!你不能这样,你不能一走了之什么都不说!”

  “你醒一醒好不好!你怎么就一个人在天池山,却只言片语也不给我!”

  “权、佑、擎、你醒醒啊……”

  苏苓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她想过千百种可能,但怎么都无法接受天人永隔的事实!

  泪眼朦胧的苏苓,整个人哭倒在权佑擎的身边!

  她这一辈子,笑傲天下,顽劣自负,却最终还是误了他的终生!

  “权佑擎,你醒醒,我求求你,只要你醒过来,我陪你,我永远都陪你!行不行?

  你别闹了,这种玩笑不好笑,我们都在这里,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权佑擎,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曾经用保护我来成全你自己,可是现在你又让我如何自处!

  谁来成全我,我欠你那么多……

  权佑擎,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苏苓摇头呢喃着痛哭,她的指尖不停的在权佑擎的脸颊上摩挲轻拍!

  但不管她怎么说,怎么做,陷入永久沉睡中的权佑擎,都像是一尊完美的雕塑般,永生无息!

  “权佑擎……”

  苏苓几欲哭的断肠,她终于明白,当初权佑擎的那一句话,遇见她是老天最毒的安排是何意了!

  她的眸子里大滴的清泪顺着脸颊止不住的落下,余光闪烁间,她却看到了权佑擎的枕边,放着一本《权记小札》。

  古铜色的封面,几个蝇头小字那么清晰!

  苏苓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离了似得,好不容易捧着《权记小札》,轻轻掀开一页,泪水彻底决堤:

  苓子,别哭!

  相信你看见这本小札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黄泉碧落的路上了!

  你别笑我,其实如果有半点可能,我都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和你再相见!

  这天下,除了你,我别无留恋!

  一生流连婉转,最终还是选择了这天池山!

  因为,只有在这里,我才能远远地望着你生活的地方,想着,念着……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你应该知道,我对皇宫里的那些事本就没什么流连!

  索性我用这样的方式,默默陪着你,也很好!

  你一定不知道,当我被凰老三那犊子救醒之后,我就从未远走过!

  我去了你曾到过的每一个地方,我默默陪你看春暖花开!

  即便,你的笑靥如花从不是为了我!

  我知道你去南夏为了筱雪献计献策,我知道你娘为你添了一个弟弟,我知道……

  当你回到齐楚的时候,我也……回来了!

  我在这里,看着日出日落,等着春去秋来,门外的寒梅是我为你亲手种上的!

  只是,不知你来这里的时候,是否能看到寒梅绽放!

  苓子啊,别哭了,生死有命,这就是我的命数!

  我曾一直幻想着,这一生会有机会与你一起看春暖花开!

  如今,我以自己的方式,做到了!

  苏苓,请你好好的!

  凰老三,请你爱她永生永世!不然,做鬼也不放过你!

  擎,绝笔!

  小札上,洋洋洒洒的写着权佑擎自己的心情,而绝笔二字映入苏苓的眸中,是那么悲凉的事实!

  “权佑擎,不要……”

  那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权佑擎对苏苓深不可及的爱意!

  以至于苏苓断线了泪珠不停的打湿小札,而她发现时连忙用袖管擦拭,但却越来越模糊,她哭的不能自已!

  凰老三薄唇紧抿,一动不动的站在苏苓身侧,那双冷眸在这一刻,沁出了明显的伤痛!

  甚至,他缓缓闭目,压抑下心头丝丝的疼!

  苏苓颤抖的指尖阖上小札,转眸抽泣的看着竹屋!

  屋内一切从简,一张桌椅,一张木榻,一盏酒樽。而竹屋的另一边,一扇幕布拖地,似是还有一个房间。

  苏苓摇晃的起身,素手一寸寸掀开幕帘,这暗房内的一切,霎时映入眼帘!

  放眼望去,墙上,桌上以及竹筒边,全是画卷。

  有长裙摇曳的她,有身着宫装婉转灵动的她,有动态顽皮的她,有静态安详的她……

  全是她,苏苓!

  终于在这一刻,苏苓再无法隐忍的情绪,彻底爆发。

  她嚎啕大哭,将桌上的画卷抱在怀里,泪水泛滥了一般,整个人蹲在地上,哭的止不住,泪如雨下。

  凰老三一把将她从地上捞起来,紧紧的按在怀里!

  她的痛,他清楚知道!

  权佑擎,一个用生命去爱苏苓的男子!

  一个值得他用七成内力去救回来的男子!

  就这么走了!

  他孤身离开,又独自守着天池山直直生命终结!

  虽生死有命,可老天的确对他太残酷了!

  当凰老三抱着苏苓离开,并命人将满屋子的画卷全部带走时,竹屋外的寒风渐渐平缓!

  轻轻浮面,似是也没了锋利刺骨的感觉!

  苏苓恍惚间,望着门外的两株桃花树,轻轻走上前,指尖摸着迎风绽放的花瓣。

  小脸上,满是泪痕!

  天空阴霾,悲伤浓郁,但倏然从云彩中射出道道氤氲了天地的光束,那光束中好似有一抹风华绝代的红色身影慢慢转身,他笑看着苏苓,含笑挥手……

  雪,一片……一片……一片……

  全剧终!

  -本章完结-

  

章节目录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暮雨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雨林并收藏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