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湖畔。

  月上中天,照亮红墙青瓦的古建筑,如下了一层薄雪。湖上游船早已停歇,不见半个人迹,随着秋风卷起落叶,就有一辆黑色红旗轿车无声驶入园区,z字头车牌夺目刺眼。

  轿车停下,引擎还在轰鸣,万籁俱寂中,又仿佛一头刚刚吃饱,正在喘气的怪兽。黑西装的司机下了车,恭恭敬敬拉开后车门,迎下一名面貌英俊,直如神仙中人的青年。

  面前是一座高大殿宇,院落层叠,蓝底金匾上书“如意殿”三字。苍松翠柏中是飞檐金瓦,遥望后方的白塔和万寿山,只见一片堂皇气象。做为过去的皇家园林,此处不仅气派犹存,还更甚往昔,是因为居住在院落中那一位,最尊贵的人物。

  此刻,这名青年哪怕再狂傲,也不得不收敛心情,肃然而入,只有目光在望向殿宇时炽热一闪,暴露了些许内心世界。而在殿门口,已有一名身穿襦裙,三十来岁的美艳少妇脸带喜色,快步迎上。

  “少爷,回来了。”少妇俏生生的模样,面如三月桃花,一双眼睛妩媚多情,甜糯语声又堪比十八岁少女,柔柔一唤,立即让后面的黑西装司机把持不住,两眼发直,连关车门都忘了。

  然而英俊青年却不为所动,只是点头微笑:“馨予姐。”

  “少爷,里面请,祖师在等你。”少妇一本正经地颔首,又在擦身而过的瞬间低声道,“老头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你小心些。”

  “嗯。”两人交换一个隐蔽的眼神。青年踏上台阶,绕过宽阔的前殿,来到后殿门口。相比前面的富丽堂皇,这座如同道观的后殿则是古朴简洁。青瓦白墙,门口是一座青铜香炉。冉冉轻烟漂浮,在月光下丝缕如雾。

  明明是一片静谧祥和的气氛,青年却站在香炉前方不敢动了,甚至大气也不敢出,垂头肃立,不过数秒之间。额头上就渗出了一层汗。

  如果旁观者也有洞察术的话,就能看到后殿中,虚掩的殿门后是一片光明的异能,夺目如太阳,透过墙壁。超出肉眼的观察,正在香炉前方吞吐不定。

  明明有风,甚至树叶都在沙沙而响,但炉中青烟却未受一丝改变,仿佛被关在一个独特的环境内,只随着夺目的光明而动。青年此刻的位置,也正在光明的边缘,被吞吐的光刷在身上。不仅无法前进,还十分难受,就像在承受万钧重压。随时可能粉碎一般。

  又过数秒,青年的腿开始抖,一边就咬紧了牙关,而面前光明不仅未减弱,还有更强一分的趋势,如有实质。威猛如海,甚至使青年使劲挺立的腰椎都发出了咯咯声。

  “师、师父……”光明更甚。青年眼前发黑,喉咙中泛起腥甜之气。不由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不错,你还知道叫一声师父。”一瞬间,夺目的光明收敛了,殿中响起一把苍老的声音,“小龙飞,你已迈过虚像高阶了吧?”

  “是的,弟子已经……”龙飞双手撑地,一时竟直不起腰,低垂的脸上不由现出了恐慌惊骇,和一道无奈之极的愤恨。

  “那么你回国,就是要给为师送一份大礼?”苍老声音听不出喜怒,龙飞的手,却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

  “师父,我……”龙飞还要再说,殿内的光明突然膨胀,又如一柄利剑,在零点一秒内就钻过了虚空,悬在头顶。

  除了头顶的光之利刃,下方还有绵密如沼泽的光,又像一只握成桶形的巨手,封死了所有退路。

  “小龙飞,你好大的手笔!”苍老声音森然道,“还有你,云馨予!”

  话音未落,就有一道鞭子般的光芒掠过天空,将躲在暗处,正在偷听的少妇揪住,一把捆了过来。

  “祖师——不要!”光芒收缩,少妇一声尖叫,就从三米高空直接跌下,摔得狼狈不堪。还未等她站起,第二柄利剑已经悬空。

  “你们做的好事!”苍老声音杀气凛然,“当真以为我杀不得你们么?!”

  “祖师明鉴,”少妇云馨予颤抖着道,“飞少爷和我都是为了清理门户,剪除庄小安这个心怀不轨的叛徒,并无它意。”

  “心怀不轨?”苍老声音怒极反笑,光芒利刃贴上两人喉咙,“你说说,他怎么心怀不轨了?”

  “师父,不关馨予姐的事,一切由我独自担当。”龙飞一咬牙,突然就化身为滚刀肉,“22局从庄小安的保险箱里,搜出了一本‘如意欢喜大fa’,而且有他修炼过的确凿证据。隐瞒不报,是为不忠,私自修炼,是为不义。而且此人隐瞒的,不仅是如意欢喜大fa,还有这个!”

  龙飞咬着牙关,无视了近在咫尺的威胁,一边打开随身挎包,将一坨拳头大,晶莹透亮,散发着灼灼蓝芒的玉石拿了出来。

  “这是……”苍老的声音顿时一惊。

  “这,就是我要带给师父的礼物。”龙飞嘴角浮起一丝得意,“庄小安昏迷后,我用大般涅槃术,搜其丹田五脏,得到了这种似曾相识,神秘难测的异能,并将其封入这块昆岗玉。师父,弟子还记得五年前的事,如果能……”

  “住口!”龙飞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但两人喉咙前的光剑却退开了。

  “大般涅盘术,所以为了这个,你杀了梦玲和碧湖,作为献祭?”苍老声音又道。

  龙飞和云馨予对视一眼,不由齐齐松了一口气,然后云馨予脸上就浮现笑容:“启禀祖师,其实,梦玲她们还活着……”

  “哦?”祖师稍微一诧,静默一秒又道:“馨予,你带着龙飞那块玉进来。”

  “是。”云馨予低头颔首,又朝龙飞使个眼色。拿着玉进去了。

  “从实招来!”“是,死的另有替身,整个计策,也还多亏了……”龙飞跪在殿外不敢动,竖着耳朵一边听。脸上就浮现出志得意满,夙愿得偿的笑容。

  那个畜生,那个畜生终于要死了。凌曼,你只能是我的,绝不可能被人抢走!

  不过短短时间,赵副总理的鬓角就已隐现白发。痛心疾首,怒其不争,进门就如狮子般咆哮,一拳甩在庄小安脸上。

  “庄小安,你怎么能做这种事!”赵副总理双目含泪。几乎难以自已,“你到底对嘉可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庄小安还未从震惊绝望中回过神,就见赵副总理无比痛心地长叹一声,“都告诉他!所有经过都告诉他!让他自己交待清楚!”

  “是!”机器男等人忙道。

  “记住!要*律,讲证据!”赵副总理大步出门,又补充一句,“查清事实,务必让案情水落石出。绝不能制造冤案错案!”

  大领导这是……庄小安念头一转,不由热泪盈眶,赵副总理这话。明显是要保哥啊。要说哥修炼邪术杀人,恐怕很多人都不信的。尤其对赵副总理而言,这边刚不要命地救下赵嘉可,转头又谋害,动机太说不过去了。如果真有这心思,当时借恐怖分子之手。就有的机会做,又何必等到现在。

  而且听起来。好像是赵家丫头还活着?

  庄小安心中稍安,然而机器男展示的案件经过。又让人心如死灰,完全绝望。

  惨案证据确凿,梦玲的滨海别墅里,女主人和四名贴身佣人,包括另一名叫琴小青的女客人都被残忍jian杀。而且凶手十分变tai,行凶后还割下了受害者的头颅和器官。现场留下的所有线索,都指向嫌犯庄小安。

  不仅有杀害中海保镖的录像,还有毛发、体液等为证,赵嘉可也是受害者,但没有死,只是像中了邪术般一直昏迷不醒,体内也留有嫌犯庄小安的液体,明显是被侵犯过。

  实际上,赵副总理是在凌晨四点才知道消息的。女儿和保镖一起失联,这才由滨海警卫局派人前往,然后就发现了现场的惨状。

  至于庄小安,是在别墅外两公里,一个海滩上发现的。发现时,嫌犯也“昏迷不醒,浑身血迹斑斑”,按一些“专业人士”,尤其是三清派等人的调查结论,认为是“邪术入脑,突然走火发狂,于是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行凶”。当然,这种事是有先例的,国内外都不鲜见,很多人都倾向于该结论。

  主要问题,还在于梦玲的家人。这位的父亲是燕辽省省长梦机,正部级封疆大吏,得知女儿惨死,立刻就发了毒誓,无论凶手是谁,一定要让其血债血偿。于是又写血书,又上告中央,还纠结了一批军中和政界的故旧大肆闹腾,搞得一号首长也很为难。

  本来赵副总理的意思,是案件太过蹊跷,动机不明,要仔细查清,尤其几名重要受害者的头颅和手脚失踪是重大疑点,很有些多此一举,又像蓄意在掩盖死者身份。但梦机等人势力不小,又和三清派一伙联合起来,要进行“中立客观的调查”,赵副总理由于“女儿牵扯在其中,怕影响公正判断”,所以“建议回避”。

  但嫌犯庄小安毕竟是国际名人,又是两得国家勋章的英雄,办案只能公开进行。本来领导的意思都是要秘密调查的,但不知为何,嫌犯才刚被抓,就有江宁的媒体把事情捅到了国外,搞得全球哗然,cnn等几大媒体甚至派人直飞国内,要采访这件惊天大案。

  “一位舍身救人的英雄,怎么可能强x杀人?而且强x的是他刚救下的女孩?”国际舆论也是一边倒,明显有人在蓄意操纵,要给嫌犯脱罪。连日本政fu都提出了外交照会,要求引渡庄小安,理由是“他是我们日本公民”,日方驻华大使直接求见外长,亮出“庄小安”的入籍证,身份证,明显是刚办出来的,噎得这边直瞪眼,只好踢皮球说“我国并不承认双重国籍,案情正在调查,会第一时间通知贵国”。

  一时间风起云涌,各方都围绕英雄庄的案情在角力。情况进展也通过秦大舅子、兰城隍等人带进了关押处。藤原千代姐妹,韦豪等人都在积极实施营救,但除了制造一些舆论外,收效甚微。主要是梦家不依不饶,上面商老也发了话,“要公正客观调查,给人民一个交待。”

  然后就是三堂过审,反复问话。虽然庄小安翻来覆去都是“不知道”,只交待了和受害者琴小青你情我愿,发生关系的事,但证据如山,任何人想反驳都找不到理由。

  梦玲的别墅并无外人潜入,如果说另有凶手陷害,又太天方夜谭了一些。抛弃尸体器官的路线是从温室花园通向海边,整条路都有庄小安的血脚印。各种证据充分详实,足够还原案发经过。虽然辩方律师提出了一个“受害者不是梦玲”的说法,但立刻就被控方驳得哑口无言。

  控方有照片,受害者身上的伤疤也有亲属现身说法,有以往血型档案,除非从十多年前就开始造假,才能找来一个替身。

  最关键的证人其实是赵嘉可,但无论用什么办法治疗,都无法让她苏醒。为此,赵副总理甚至不惜拉下脸,去请三清派的玉松子,也只得到一个“无能为力”的答案。按这位的说法,“令爱是魂魄丢失,被邪异之灵吞没了,能活着已是奇迹”。

  审讯过程中,赵副总理又来见了一面,事到如今,大领导也相信这货是被陷害的了,但没有任何反证可以提出,对方做得太过滴水不漏,与啄木行动那次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边唯一的办法,就是以“国际影响”、“为国有功”为理由,争取一个缓刑。梦家则在各方使力,又联合了有关敌对派系,一定要给庄小安判个斩立决。

  “依法治国,以法治国,既然是您提出的,我们就要带好头。不能因为犯罪嫌疑人以前为国立过功劳,就为他的罪行开脱。这样的话,不少大老虎也有贡献,也不该判刑了?”一些话振振有词,冠冕堂皇,让一号首长也只好保持中立。于是,时间终于迎来宣判的一刻。

  公诉人和辩方最后陈述,人民陪审员交换意见,经过短暂商议后,法官拿起了判决书。

  公开审判,亲属在列。看着台下美人含泪的目光,庄小安只觉如在梦中。夏伊奈来了,秦月、苏紫灵和姬雪冰都来了,红藕也在,只是不见洛婵和俞锦儿。

  还有谁呢?还有谁没到?还是说,哥忘记了谁?庄小安目光焦急,往旁听席上来回扫视,就听法官抡锤,开始宣判结果。

  “……嫌疑人庄小安,罪大恶极,数罪并罚,今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这就是哥的结局了?庄小安腿一软,不由就一跤跌坐在地上。

  (本书完)

  

章节目录

时空神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汉重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汉重阳并收藏时空神棍最新章节